筆趣館 > 隨想錄 > 第三章 戲劇和約定

第三章 戲劇和約定

南戲和許約,走在陶瓷村的田埂上,路邊不斷的有村子中的青年及孩童,一邊走一邊不斷的聽到路人向南戲問好。
  “南老師,吃了沒啊”
  “吃了吃了”
  ”南老師好!"
  "誒,好,快回家去吧“
  對每一個人的問好南戲都是笑瞇瞇的回應,也只有現在才有幾分老師的樣。許約只是在一旁不斷的走,雙手背到背后,時不時看看路邊的風景,時不時看看南戲笑瞇瞇的臉。
  “這里可真安靜啊,倒是有幾分世外桃源的模樣,南老師真舍得走?“
  "有什么好舍不得的?再美麗的景色看久別還不都是那個樣,時不時的也得換換不是?“
  陶瓷村的路邊上,隨著太陽緩緩的落下,村民們趕雞趕鴨,在雞鴨的和鳴中,南戲和許約回到了赫霜霜的家里。
  此時的赫霜霜正在準備晚飯,穿梭于煙熏火燎的灶前,雙手根本忙的停不下來。當然對于進門的南戲許約也毫無察覺了。
  “許老板,請進吧“隨意的擺了一下手,便自顧自的走進門去了
  門后面的樣子,和許約心目中的樣子差不多,一進門便是吃飯的地方,而赫霜霜所在的廚房則在右手邊,一座屋子的所有房間都是連同的,這在許約的心中就是標準的落后小鄉村的居住場所。
  廚房中一直有木柴燃燒后發出的劈里啪啦的響聲,進門后的許約想要過去一探究竟,南戲卻阻止了他。
  "許老板,我們坐在這里等就好了”
  "南老師啊,我總覺得咱們這么叫有點不太自然,既然我們也沒什么商業往來,要不你叫我許約就好了”
  “那我也再重新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叫南戲,戲劇的戲“
  許約看著南戲,這個就連介紹自己名字都那么不認真的家伙,自己帶著一起走真的好嗎?
  ”那,南戲,你這次出去想往哪兒走呢?“
  ”你從哪兒來,我就往哪兒走,總之只要離開這個地方,換別處就可以了“
  "只要不是陶瓷村就可以?你就那么想離開這兒?”許約聽了南戲的話之后,實在是想不明白,南戲在村子里可以說的是德高望重了,但這一副著急離開這兒的樣子是什么意思?
  “那好吧,我是從蓉城來的,我可以帶你到那邊去,到了之后你有什么打算?”雖然想不明白,但是既然剛剛已經答應了村長的請求,許約也不好拒絕了,只是希望自己不是惹上了一個麻煩的人。
  ”那就先謝謝你了,許約,我到了蓉城就行,其他的我自己安排就行“
  鍋鏟貼著鍋邊把里邊的菜都盛出來,兩只手端著冒煙的菜走出了廚房。
  ”你回來了啊南戲“向著南戲問了一聲,看了看對坐的許約,趕緊的放下手上的兩盤菜小心的跑到南戲的身邊悄悄的問南戲。
  ”誒,你對面那個是誰啊?"
  看到赫霜霜跑到自己的身旁,湊到耳朵邊上來問那是誰,不僅想起了當時自己來到她家的時候,一個人躲到父母的身后,緊緊的抓住衣角,只敢悄悄的抬起頭來看,與自己對視一眼馬上底下頭去,雖然當時赫霜霜已經是十八歲了,但是所表現出來的卻和一個孩童無異。
  “你自己問呀,還有今天晚上盛三碗飯”南戲也沒有直接告訴他對面的那個人是誰
  “哦哦”
  許約看著眼前的兩個人,自己也沒有搞懂他們在干什么,好在許約也不是好奇心那么重的人,也就沒有過多的去深究
  不一會兒赫霜霜捧著三碗飯到桌子上,及其不自然的坐下,不知道是許約坐了她位置的原因還是桌子上多了一個人的原因。
  ”請吧許老板“南戲自然是可以不客氣,但是許約似乎是沒有那么的厚臉皮。
  向赫霜霜坐的地方看了一眼,也正巧赫霜霜也向他看了一眼,雙方的目光對上,赫霜霜一下子低下頭去,要不是碗不夠大,我相信她可以把整張臉都放進去。
  而正準備打招呼并自我介紹的許約,看到及其不自然的赫霜霜也失去了打招呼的信心,在空氣中尷尬的笑了笑。便拿起自己的筷子吃飯
  赫霜霜一直把碗里的白飯往嘴巴里面送,對于這么多年來只見接觸過一個陌生人的赫霜霜,可能還不知道如何處理好這樣子的場面吧。
  ”問“
  ”不問“
  ”問“
  "不問”
  經歷過內心無數次的掙扎與徘徊,最終赫霜霜終于下定決心不問。
  三人無話,桌上的飯菜很快就吃完了
  許約看著站起來收碗的赫霜霜,終于是享受不來這種飯來張口的生活。
  ”那個,謝謝寬帶,我和你一起收拾吧"許約當然看出來了赫霜霜的及其內向不知道如何和陌生人交流的性格,所以說這句話可以說是相當溫柔的詢問了。
  “啊,不用了不用了,不用了,我來就好我來就好”而聽到許約這句話的赫霜霜緊張的不得了,幾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收完了桌子上的碗,一下子跑到廚房里去了。
  “南戲,這位是?”很無奈,既然本人這樣的話,只能問問對面的南戲了
  “哦,不用管她”
  許約內心幾乎想飆臟話,不用管她我問你干啥呀?
  “算了,我自己去問吧”
  “祝你成功”
  拉開間隔廚房的那一道簾子,看著鍋邊洗刷的女孩子,許約竟覺得有些可愛,這次還沒等赫霜霜內向的表現發作,許約就已經先說了出來。
  “額,我叫許約,約定的約”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