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迷霧中的天災 > 第三十四章 想要得到我的存在

第三十四章 想要得到我的存在


  又是幾日沒黑沒白的自習,羅杰最近幾天的生活十分簡單,晚上充上電在霧之國思考劍術和自身的能力,而白天就將晚上思索得到的東西努力變為現實。
  成果還是十分顯著的,最起碼來說,自己的劍術終于是拜托了角斗士的路子,有了一點自己的雛形,但是羅杰的重心始終沒有放在這個上面。武器劍術說句難聽話在羅杰自己看來都是表象,而自身的能力才是開發的核心。
  羅杰這幾日沒日沒夜的開發,還有每天不停的出入霧之國,讓羅杰有一種膨脹的感覺,很難說是什么感覺,就是膨脹,不是心理上的膨脹,而是靈魂的膨脹,總感覺自己的身體有點裝不下自己的靈魂了。自己的離開霧之國回到現實的時候都是輕而易舉,但是這幾天高強度的訓練讓羅杰感覺自己的身體有點擠。
  羅杰自己當然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了,但總之應該不會是什么小事,謹小慎微的羅杰選擇了慫一點。
  “是不是最近幾天辛苦學習太勞累了,我應該勞逸結合啊。總之,先休息一兩天看看吧。”
  下定決心先摸一段時間魚,羅杰索性也就離開了家,帶了點錢,出門去轉一轉好了。
  城市中依舊是人煙稀少,大家都在努力的工作,只有羅杰一個人漫無目的的瞎轉,只能偶爾看到幾個以前的同行流浪在街頭,翻撿著垃圾。
  轉著轉著,一個人就來到了那座讓人傷心的皮革廠,這里是羅杰在這個世界為數不多有點聯系的人葬身之地。自己這具身體的父母死在了這里,幫助自己救了自己的老杰克死在了這里,想要殺死羅杰的路易斯也死在了這里。無疑是一個會讓羅杰感觸良多的地方。
  來到自己火化兩人的地方,羅杰暗暗的低下了頭,自己在這個世界的意義是什么?這個世界那么的危險,那么的可怕,自己來到這里能做什么?
  自己是能帶著之前的先進思想改變世界?不現實,自己又不是學政治的,而且人一多說話就緊張。自己也達不到帶著人民推翻政府的仇恨地步,畢竟政府也沒有迫害過自己
  還是說自己可以憑借自己獨特的力量成為一個守護人民的英雄,很難說,自己有沒有那個覺悟,英雄從來都不是那么好當的。就說為了他人犧牲自我的覺悟自己就沒有。
  又或者,可以成為一個超級反派獨霸一方,要么干脆自己成立一個邪教當當教主,自己腦子里嗨一嗨也就完事了,以自己的性子,要是可以都想就這么混吃等死,每天無憂無慮的多好啊。
  還是說,自己就找個沒人的地方過上一輩子歸隱山林悠然自得的生活,算了吧,自己可是朝氣蓬勃的年輕人,半個月不跟人說話都得憋死,而且且不說自己能不能找個避世的地方,就算是找到了,自己能不能養活自己,想一想,可能得餓死。
  我最想要什么?我到現在這么拼命的活下去是為了什么?我只是想活下去,想好好的活下去,像個常人一樣歡笑,像個常人一樣生活,我并沒那么特殊。要是可以,自己還想找到回家的路。畢竟誰也不想莫名其妙的背井離鄉。
  看了看地上燒黑的痕跡還在,羅杰慢慢的坐到了地上,顯得十分的迷茫
  “老杰克,你說,你要是沒死多好,給我找一個穩定的工作,然后我就這么安安穩穩的茍且下去…不是也挺好的嗎?”
  “沒覺得哪里好,羅杰先生你怎么這么沒有志氣啊,你怎么說也是很獨特的超凡者啊。”
  不知何時,理查德來到了羅杰的背后。聽到他的話,羅杰轉過了頭,看了看俯視著自己的理查德。
  “有人問過我的意見嗎?我難道是想這樣的嗎?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人而已,只是一個倒霉的家伙而已。”
  “你的生活一點也談不上普通,更談不上倒霉,你要是普通,你就不會坐在這里跟我說話,你要是倒霉,那個被燒掉的可能就是你才對。”
  自嘲的笑了笑,羅杰站了起來,拍了拍自己的臉,不在沮喪下去。“理查德先生你為什么會來這個地方?”
  四處看了看,理查德笑了“為什么,還能為什么,這次的事件還有很多疑點暫時沒有搞清楚,需要進一步調查,你來的正好,跟我走一走。也許有用得到你的地方。”
  聳了聳肩,羅杰也沒有拒絕理查德,自己的秘密估計是不可能被他探查到的。而自己又想知道更多關于自身的事情,也就跟著理查德進入了工廠。
  一進工廠,理查德就看到了地上濺射的鮮血。
  “等等,地上的這些血液是怎么回事,這個出血量,一般人早就死了吧。”
  后面才跟上來的羅杰想了想說到“這些血液我估計是路易斯第一次產生變化時濺射出來的。當時我和杰克到這的時候他也在這個房子,已經變異完畢,之后他第二次變化的時候也有些鮮血從他身上濺出。”
  理查德看了看滿地的鮮血和深深的抓痕
  “可想而知當時一定非常痛苦啊,那為什么這面墻上沒有任何血跡和抓痕呢?”
  抬眼望去,羅杰這才注意到有一面墻上光潔如新。
  “當時沒注意到,我們來的時候這里太暗了,而且很快就被路易斯襲擊了,也就出去了,之后也沒在來過這里,我也不知道這面墻是怎么回事。”
  “我記得你曾經跟我說過,路易斯說你是他的神需要的祭品對吧?”
  “沒錯啊,當時見到他的時候,他就一直在跟我說這句話,我是他獻給他的神最好的祭品,他把我殺了以后他會得到更多的獎賞。”
  瞇了瞇眼睛,理查德仔細的看了看那面墻壁,也沒有魯莽的上手去觸摸,而是先從懷中掏出一個雕刻著眼睛圖案的金色圓牌,緩緩地靠近了那面墻璧,當理查德快將手中的東西靠近墻壁時,他手中眼睛的圖案有些發亮,忽明忽暗的閃爍著紅色的光芒。
  看到這種反應,理查德皺了皺眉頭,緩緩的將東西收進懷中,向后退去。
  “有什么不對的嗎?這面墻上也有什么不對勁的東西嗎?”
  理查德搖了搖頭,走到羅杰的身邊“從反映上看,是曾經有什么不對勁的東西,而且等級還挺高的,這面墻要是放到信仰祂的教派里面都能算是圣物呢。”
  “哎?一面墻就能算圣物?我還以為圣物什么的都得是金冠啊圣杯啊啥的才對。”
  “你說的雖然也有,但是教派的圣物都是跟自己信仰的神靈有關系的東西。這面墻可能是路易斯信仰的神向他傳達什么東西的時候附著的墻壁。雖然現在已經快要消散了,但是痕跡依然存在。”
  聽到這話,羅杰打了個寒顫,緊張兮兮的看了一眼這面墻壁,這里面可是曾經呆過一個想要得到我的存在啊,想想就覺得驚悚。想到這里,羅杰有些疑惑
  “話說路易斯的神為什么想要得到我作為祭品?這其中有什么陰謀或者其他的什么因素嗎?”
  理查德扭過頭表情怪異地看了一眼羅杰“我也想知道。”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