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南巧花 > 第三十六章:東成景的媽媽

第三十六章:東成景的媽媽


  下班時間到了,順水英和花語重騎電瓶車路過鬼話棋牌室的時候,故意裝著整理車前簍里的東西,下了車子,邊聊天邊整理車前簍里的蔬菜。
  “你剛才看見了嗎?南巧花喊哥哥,喊的好親昵吆!”花語重說。
  “喊誰呀?”順水英停下車子問,其實這都是她們倆在車間里對好的點子,之所以在鬼話棋牌室門口說,就是為了讓母老虎東成景聽見的。
  東成景今天玩麻將玩的正一頭火氣,她一天連連輸牌,輸到現在口袋里的錢都輸光了,正剩下一肚子氣沒有哪里發呢。一聽見門外邊有人點名道姓的說苦中求,她不干了,一下子站起身來,推到了自己面前的麻將,急匆匆走到花語重的面前問:“你們倆剛才說誰呢?給我再說一遍!”
  東成景整天好吃懶做,身體胖的跟肥豬差不多,加上生氣,她站在原地呼呼的喘氣。她一把拉住花語重的衣服說:“今天你不給老娘講清楚,老娘就不放你走!”
  “我們說南巧花和苦中求是兄妹關系!他們倆關系很鐵的!”花語重心里想:“我就是專門來惹你母老虎的,誰說老虎屁股摸不得,我今天就膜一回又能把我怎么樣呢!上一次,你還不是被我好好的利用了一回嗎?你個沒頭腦的胖豬,就是生下來被人宰殺的料!”花語重心里美美的,臉上卻裝出害怕的樣子說:“怎么你認識他們嗎?他們倆到底是不是兄妹關系?”
  “什么兄妹,苦中求是我老公,我和他結婚三、四十年了,從來沒有聽說過,他有妹妹呀!他有妹妹嗎?在哪里呀?”東成景由于生氣把花語重的胳膊捏的生疼,花語重說:“哎吆吆,你的手太有勁了?你是苦夫人啊,失敬失敬!”說完騎上電瓶車逃走了。
  “你們別走啊,我還有話要問呢!”東成景站在原地哭喪著臉說:“敢造謠的死妮子看我不整死你!今天跑得快,明天我看你往哪里跑!”
  “干嘛呢,一句謠言你都要刨根問底,你活的可真累呀!這其實也證明了一個事實,那就是你老公是一個帥哥,老了還有人要!”另一個玩麻將的人說:“要是我就不生氣,娶小三,讓他娶好了,只要他有本事養得起,咱們管那么多干啥?娶的再多都是偏房,你是老大,永遠的原配夫人!”
  “原配夫人也不是那么好當的,真等著他跟小三好到如漆似膠的程度,原配夫人就會被休妻了,到那時候一張離婚證書,就天各一方嘍!”另一個玩麻將的老太太說:“我們家那口子,不是跟著我們家的保姆跑了嗎!”
  “不玩了,不玩了!我回去瞧瞧!”東成景坐不住了,起身離開鬼話棋牌室,急匆匆的回家了。回到家她二話不說對著苦中求的臉上“啪啪”煽了他兩巴掌!
  “你干嘛打我?”苦中求吼叫著。“結婚這么多年了,你從來不這樣的,今天怎么這樣?”
  “你說呢?”東成景一屁股坐在自家的沙發上盯著苦中求說:“老老實實給我交代一下南巧花是誰?”
  苦中求一聽到南巧花三個字,頓時無語了。他知道的這事情沒有辦法解釋得清,南巧花就是南巧花,也沒有什么好解釋的。
  “說呀,南巧花是誰?他為什么喊你哥哥?”東成景一句接著一句的審問下去。苦中求寧死不說一個字!他心里想:“南巧花沒有錯,我也沒有錯!我解釋什么呢?至于為什么會認識她,是因為小的時候沒吃沒穿,被人家父母收了養子!至于現在為什么認識她,那是因為工作,對,就是工作,要是一直待在家里不上班,也就不可能會認識南巧花!”苦中求想到這里就老老實實的把實話都告訴了東成景,東成景聽的心驚肉跳的,多少年了,她才知道自己的老公曾經是一個孤兒,而且還曾經在情場上如此失意!當年最喜歡的人,如今又鬼使神差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這難道不是老天在戲弄苦中求嗎?
  “是的,這太搞笑了吧!”東成景說:“難怪你只字不提!”
  “是的,我提她做什么呢?我有我的老婆孩子,她有她的夫君爹娘!”苦中求說:“老天到處戲弄我,我已經習慣了,我都這把年紀了,只想好好的做自己:當好老公,當好爸爸,足矣!至于別人總是拿我開玩笑,我也沒有辦法,讓他們笑吧!”
  “老公你真好!這一回我不會去打小三了,因為這個小三是你的恩人,是你恩人的女兒!我們得感謝她,要不是她爸爸收養了你,你還活不到現在呢!那么我豈不是嫁不出去了嗎!”
  “成景,你能如此寬宏大度是中求今生的福氣!”
  小兩口在家里說的話被站在門口做老年運動的老媽媽聽見了,她的媽媽聽著聽著哭的泣不成聲,她停下太極拳運動,擰了一把鼻涕,說道:“能把你的南巧花妹妹接咱們家里讓我看看嗎?”
  東成景的媽媽名叫苗風鈴,今年八十多歲了!她的老公東全勝已經去世好幾年了。她一生酷愛唐詩宋詞,曾經和老公一起當語文老師,那都是往事了。
  “媽媽,您還嫌我不夠煩嗎?讓她來我們家做什么?”東成景問。
  “閨女,你剛才說的話難道都是為了讓中求開心的假話嗎?她既然是中求養父的女兒,來中求家里做客也是理所當然的吧!”苗風鈴說的:“誰能保證一生不犯錯啊!我想告訴你,我的女兒,你曾經還有一個姐姐!”
  “什么?媽媽您老糊涂了吧?我什么時候有過姐姐?”
  “有,她就叫南巧花!”苗風鈴說到這里眼淚又下來了。東成景急忙跑過來扶住自己的媽媽,幫她擦干了臉上的淚水。她壓低嗓音問:“媽媽,您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難道您還有什么遺產要留給姐姐嗎?”
  “傻閨女,你媽媽我一生讀書學習,所有的錢都花在唐書宋詞上面了,哪有什么遺產,所有的,怕只有這一生的老故事了!”
  當年,苗風鈴是苗家的獨生女兒,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給南家集裁縫世家的南鄉客,生下一個女兒,名叫南巧花。苗風鈴由于出在書香門第,從小酷愛讀書,尤其喜歡唐詩宋詞。她每一天都要拿著唐詩宋詞讀一讀,哪一天不讀書,她的心里就會感覺非常痛苦,她讀書上癮的時候,一口氣能讀一天,都不停下來。從小養成的這個習慣一直陪伴著她到現在。可是,當時和南鄉客結婚以后,由于南夫老的家教有限,他只希望家里所有的人,必須學會做衣服,不會做衣服的人就不配做南家的人。自從苗風鈴嫁到南鄉客之后,南鄉客的爸爸,也就是南夫老,天天逼著她做衣服。也不知道是天賦有限,還是智慧不夠,苗風鈴就是做不成一件衣服,甚至于踩縫紉機都會把手指蓋縫進去。南夫老越是逼迫,苗風鈴越是害怕,她越害怕越沒有自信,特別是一個懷孕待產的女人,心情本來就不好,在這個時候根本學不了什么。后來南巧花出生了,苗風鈴聽到縫紉機都響聲,心里就特別煩躁!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