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我的氣運槽又炸了 > 第160章 那條狗出不出手汗

第160章 那條狗出不出手汗

    那天狗雖然實力比嬴勾強出幾分,但畢竟并非本體,而只是一道身外化身。
  
      再加上要分心護住搶到手的丹藥,在嬴勾連續不斷的攻勢之下,天狗漸漸露出不低之態,開始手忙腳亂起來。
  
      敗象一顯,疲于應對嬴勾攻擊的天狗開始有些急于脫身。
  
      焦急之下,就更容易出現失誤。
  
      一招不備,被嬴勾五爪抓到了右肩琵琶骨。
  
      一招得勢,嬴勾指尖用力,生生把天狗的右臂從肩上撕扯下來。
  
      天狗面色一沉,左手一掌拍向嬴勾。
  
      身體橫移,躲過了天狗的一掌,嬴勾也沒能及時抓住天狗斷掉的右臂。
  
      一條右臂齊根而斷,連帶著其掌中緊握的丹藥一同從空中墜落,往地面低落而去。
  
      見此,天狗連忙俯沖而下,欲將丹藥重新奪回。
  
      只是,早就打定主意不讓他好過的嬴勾自然不會看著他重新奪取丹藥。
  
      在天狗俯沖而下的瞬間,口中一聲低吼,顯化出尸祖真身,猛然爆發出比之先前快了一倍的速度,直接攔在了天狗的下方。
  
      二人再次交手,任由天狗那抓著丹藥的右臂從空中跌落。
  
      眼見右臂快要沒入下方一片山林之中,天狗心中焦急。
  
      惡狠狠的瞪了嬴勾一眼,仰天怒吼,狂暴的氣流似欲將太陽淹沒。
  
      隨著吼聲抵擋,天狗那原本老邁的人形身體快速的變幻,轉瞬化作了一條......三條腿的黑狗。
  
      “嗷嗚~”
  
      如天狼嘯月,攝人心魄。
  
      天狗一聲怒吼,身體化作一道黑影沖向嬴勾。
  
      在嬴勾錯愕于這一道身外化身竟然能夠顯化天狗真身的驚變而不及防備的瞬間,天狗前爪一揮,一巴掌把嬴勾拍飛了出去。
  
      而后,不及追擊,天狗身化殘影向著自己向下墜落的右臂追去。
  
      一萬米。
  
      五千米。
  
      三千米。
  
      一千米。
  
      眼看距離墜落的右臂只有不到五百米的距離,眼看就要將那枚對自己而言至關重要的丹藥重新奪取回來的瞬間。
  
      天狗只覺眼前黑影一閃,自己墜落的右臂消失不見。
  
      一同消失不見的,還有那被自己的右臂緊緊抓在手中的丹藥。
  
      取而代之的,是一頭......豬。
  
      豬!
  
      一頭可愛的小黑豬!
  
      “混沌!”
  
      明明是一頭看上去人畜無害,甚至還有幾分可愛的小黑豬。
  
      但在看清了那頭小黑豬的樣貌的瞬間,顯化出天狗真身的天狗卻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物,瞬間后退與那頭小黑豬拉開了足夠的安全距離。
  
      那種恐懼與反應,仿佛已經形成了本能。
  
      這一切,自然都源于他在第一時間就認出了這頭小黑豬的身份。
  
      太古十兇之首——混沌!
  
      同為十兇,彼此之間也是有著很大的差距的。
  
      更何況是他這排名最末的天狗與十兇之首的混沌。
  
      而且,他此時來的還并非本體,而只是一道身外化身。
  
      只是.......
  
      “你不是已經死了!”
  
      自太古之后,他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自己會再一次見到混沌。
  
      只因......
  
      在太古中期,十兇之首的混沌內心膨脹的無以復加,竟然妄稱自己縱橫三界六道,無敵四海八荒。
  
      結果可能是跳的太歡了,被兇名威懾整個太古時代的魔主找上了門來。
  
      至于結果......
  
      據說魔主曾經評價過,十兇之中,雖然以混沌為首,但混沌的肉卻是十兇之中最難吃的。
  
      自那之后,太古至今不知幾千億年,世間再未有混沌的任何消息。
  
      所有人都覺得混沌多半已經兇多吉少,可能早已經死在了魔主手中,淪為了一頓豬五花火鍋、醬豬肘、紅燒豬蹄之類的豬肉大餐。
  
      甚至同為十兇之中的其它幾位,也都再沒有感應到過混沌存在的氣息。
  
      只是,天狗怎么也沒有想到,會在今時今日,再一次見到混沌的存在。
  
      下方那黑色小豬并沒有回答天狗的話,可能是覺得這問題并沒有什么意義。
  
      抬起頭,一雙綠豆大的眼睛輕蔑的瞥了天狗一眼。
  
      在天狗驚懼的再次后退出很遠的距離后,小黑豬姿態慵懶的打了個哈欠。
  
      一條豬蹄輕輕的抬起,露出了被壓在豬蹄下的天狗右臂和緊握在天狗右臂手中的丹藥。
  
      通體漆黑,連小蹄子都是黑色的混沌小蹄子輕輕一砸。
  
      天狗的右臂瞬間風化,化作一地粉末隨風散去。
  
      右臂消融后,一顆烙印九道丹紋的灰金丹藥在混沌的小蹄子間滴溜溜轉動。
  
      抬起頭,混沌眼神輕飄飄的瞥了天狗一眼。
  
      一抬手,一張嘴,就欲將這枚天狗費盡心思想要奪取的丹藥吞入腹中。
  
      遠處,眼見得此,天狗的眼中反而閃過了一抹懷疑。
  
      從出場至今,一系列的表現似乎與他所了解的混沌的行事風格有些不同啊。
  
      所以,這真是那個太古十兇之首的曠世兇獸——混沌?
  
      從外形上來看,確實是它。
  
      從氣息上判斷,也是屬于它的氣息。
  
      只是......
  
      “不對!你的狀態......殘魂!你只是混沌的一道殘魂!”
  
      識破了下方那頭小黑豬的色厲內茬,天狗心中怒極。
  
      眼看就要到手的丹藥,結果卻不斷的橫生變故。
  
      先是嬴勾那頭蠢僵尸不知發什么瘋,拼了命的阻撓自己。
  
      后又有十兇之首的混沌殘魂出來作亂,還差點把自己給唬過去。
  
      只是......
  
      既然已經識破了眼前這并非混沌,而只是一道殘魂。
  
      天狗自然也就不需要再怕他什么。
  
      雖說自己的本體較之全勝時的混沌,實力上有著明顯的差距。
  
      但現如今情況卻并非如此。
  
      自己畢竟是一道完整的身外化身,差不多能發揮出本體一半左右的實力。
  
      而下面那只是混沌的一道殘魂,其本體估計早被魔主吃干抹凈了。
  
      這一道殘魂都不知道是怎么僥幸保留下來的,看起完整度連完整百分之一都不到。
  
      就這樣的水準,能有多高的實力?
  
      如此,自己何須怕他!
  
      心中想著,黑著一張臉的天狗大嘴一張,口中傳來不可抗拒的吸力。
  
      屬于十兇之一天狗的天賦神通——吞天,猛然向下方的混沌殘魂席卷而去。
  
      正如天狗所猜測的那般,眼前的混沌根本沒有多少實力,只是兇獸混沌不知怎么保留下來的一道殘魂。
  
      在天狗的天賦神通下,混沌殘魂拿著丹藥已經放到嘴邊的小蹄子突然頓住。
  
      短暫的僵持后,小蹄子突然被吸力拉扯的向上抬起,丹藥也在吞天的吸力下脫手而出。
  
      見此,更加判斷了自己心中的猜測。
  
      沒有了畏懼,天狗的實力發揮的更加出色。
  
      吞天的吸力更加龐大了幾分。
  
      下方,眼見差一點就被自己吃下去的丹藥又被天狗截了胡,混沌殘魂一張黑臉更黑了幾分。
  
      抬起頭,小眼睛中有名為怒火的東西在燃燒。
  
      “哼~”
  
      不知是種族的本能還是不滿的冷哼從混沌口中傳出,下一刻,天地變色,仿佛有一整個世界的力量壓迫而來,鎮壓向天狗的吞天神通傳來的吸力。
  
      兩道力量在虛空中僵持,竟詭異的形成了一個平衡。
  
      空中,見自己的手段竟然沒能一招見效,天狗的心里忍不住有些焦急。
  
      他的對手并非只有一頭混沌,相比較這只剩一縷殘魂的混沌,他更擔心的是那被自己一巴掌拍飛之后就再未出現,但基本上可以肯定一定是躲在暗中伺機而動的嬴勾。
  
      畢竟是本體前來,雖然他、混沌和嬴勾三者之間比較起來嬴勾絕對是最弱的一個。
  
      但架不住人家是本體,經得起消耗。
  
      而他們......
  
      無論是化身也好,殘魂也罷,力量都是消耗一分是一分,越耗下去力量就越會被削弱。
  
      相比較天狗的擔憂,其實下方混沌殘魂此時的心情還要更加緊迫。
  
      本以為以自己殘留的力量進行的偽裝,能夠騙過天狗一段時間。
  
      卻不想竟然這么快就被這家伙給識破了。
  
      對此,只能說最了解你的永遠是你的對手。
  
      雖然他當初從未將天狗這種東西當做自己的對手,但不可否認的是,十兇之間互相協作,卻又確確實實的是彼此最大的對手。
  
      而如今,偽裝被識破,沒能及時的服下那顆混沌屬性的無極丹恢復力量。
  
      單以自己殘魂這些年來積攢的力量,即便只是應對一個天狗自己都撐不了多長時間。
  
      更何況,除了天狗,還有一頭小僵尸在暗中潛伏。
  
      二者之間互相針對,互相搶奪,誰都不肯示弱半分。
  
      卻又有著同樣的擔憂和估計。
  
      但,正所謂怕什么來什么。
  
      就在天狗和混沌都擔心暗中的嬴勾會突然搗亂的時候。
  
      從被天狗拍飛,混沌出場后就隱藏了起來,一直躲在暗中的嬴勾似乎看到了機會。
  
      抓住機會,嬴勾悍然出手,一出手就是全力的攻向了二者交手最薄弱的那個點。
  
      “轟~”
  
      三道能量在虛空碰撞,空間瞬間破碎成一道道碎片,轉瞬泯滅于無形。
  
      恐怖的黑洞一閃而逝,將那因天狗與混沌的爭奪而左右搖擺,停留在二者交鋒的力量匯聚之處的丹藥吞噬。
  
      那不知具體功效是什么,太極宗耗時九萬年煉制,天狗和混沌你爭我奪的無極丹,在三位仙帝級存在眼巴巴的注視下,消失于空間裂縫之中。
  
      “吼~”
  
      突然的變故,使得無論是天狗還是混沌都勃然大度,兇狠的目光瞪向此事的罪魁禍首——嬴勾。
  
      面對兩頭上古兇獸的敵視,盡管這兩頭兇獸都非全身狀態,嬴勾依然忍不住有些肝兒顫。
  
      沒有猶豫,嬴勾雙手作揖,輕輕一禮道,“在下勾贏,路過此地,打擾了!”
  
      話落,人瞬間遁入空間通道中跑路。
  
      天狗與混沌怒視著嬴勾跑路的方向,有心想追,卻又擔心耽擱太久找不到被空間裂縫吞噬的無極丹所在的坐標。
  
      左右衡量一番,混沌和天狗不約而同的放棄了追殺嬴勾。
  
      更無需交流,又默契的暫時放下恩怨,一同搜尋起了無極丹所在的空間坐標。
  
      片刻,天狗和混沌同時睜開了眼,雙雙粉碎空間,進入虛空裂縫之中。
  
      同一時間。
  
      距離太極宗約三千里外的山路上,一匹龍馬拉著華貴的輦車往太極宗所在的方向高速行駛。
  
      車上,蘇寒正在向自家師父請教一些關于修行方面的問題。
  
      突然,師徒二人同時心有所感,不約而同的轉頭看向前方。
  
      車廂內,平靜的空間突然出現一道裂痕,又轉瞬即逝。
  
      就在那裂痕一閃即逝的瞬間,一顆灰金色丹藥從虛空中飛出。
  
      丹藥在空中滴溜溜轉了幾圈,而后仿佛一只見到了親媽的孩子,一頭鉆進了蘇寒略顯差異而微微張開的嘴里。
  
      “咕咚~”
  
      來不及反應,在丹藥入口的瞬間就化作一股清流被蘇寒吞下。
  
      當丹藥入口的瞬間,不及反對的蘇寒心中只有一個想法——
  
      那條狗,出不出手汗?
  
      ps:抱歉,來晚了,今天才算是忙完了。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