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初見那年是盛夏 > 第140章 要去旅游了?

第140章 要去旅游了?

    時間依舊是馬不停蹄的向前走著。不知不覺間,距離這次高一下學期的期末考試,就只有今天一天的時間了。明天,我們高一的全體學生就都要去參加期末考試了,然后把成績登記在兩年之后,要發給我們的畢業證上面。可是,就在這考試前一天的我,還在家里面躺著,反正是沒有學習。
  
      其實,我是想去學習的,只不過,我媽媽和我說,這次的期末考試,她不讓我去參加考試了。她說:“永寧啊,媽媽說,你明天不用去參加考試了。我已經和你們老師說過了,你這次空著的成績,不會記錄在你的畢業證上面,等暑假過后開學,你得重新答一遍試卷。”
  
      “啊?”我疑惑地看著我媽媽,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竟然有一天會搞這種特殊化的事情。本來我已經覺得我自己,是可以去德高中學,考試的了。可是誰又知道,偏偏我媽媽又不讓我去參加考試了?她說那樣子啊,對我的病情不是很好。我需要靜養著,反正是不能從事太激烈的腦部活動,這個考試當然算作是激烈的腦部活動咯。于是乎,我沒有機會我也不能夠參加這個什么所謂的期末考試。
  
      以前的我,還很是在意這什么高一下學期的最重要的一項事情,期末考試,不過現在的我,可以毫不在乎了。什么期末考試要把成績填寫到我們的畢業證上面,到最后無外乎就是一個優和良的差別。而且,我本來以為這次考試要是不去參加,我就會沒有成績呢,結果到后來,我才發現,根本就不是這個樣子的。只要和老師請過了假,就可以在其他時間段補考一次,然后再進行登記成績。
  
      其實,我也不能夠說,這次期末考試不重要。因為對于大部分學生來說,沒有極其特殊的情況,是不允許請假的。我這種吧,他其實就屬于是一種特殊情況了。因為我這個病吧,他叫腦供血不足,然后學校呢那方面,對于我這個病吧,也沒有太多深入的了解。
  
      而且吧,我已經在學校暈倒過兩次了,而且暈倒的時候,都把學校里面大大小小的人物,弄的天翻地覆。反正是,應該是德高中學里面的人物,少說也有一半以上的人,知道暈倒了一個人被送去搶救吧!
  
      這么兩次暈倒了下來,對于我別的來說倒是沒有什么幫助,不過在請假這方面啊,倒是受益頗深。我都可以,沒什么事情就去請假了。好像在我們班班的心里面,已經默認了我是一個可以經常請假的人。雖然說,這種被別人這么誤認的感覺并不太好吧,不過也是沒有什么辦法的。我也只能這么接受,畢竟那也是和自己有關的。
  
      “永寧啊,雖然說明天你不用去學校參加考試了,但是你也得早一點起來,我剛剛打電話詢問過醫生了,醫生說,可以帶你去休閑的地方旅旅游,云南那里四季如春,明天媽媽就請假帶你,趁著這個暑假去云南旅一次游。”我媽媽突然對我說道。
  
      “啊?什么?明天我不去學校考試?然后要去旅游?云南嗎?不是媽媽,你請了假帶我出去去云南旅游?不是,媽,不用出去旅游的,還挺費錢的。要是沒事,我明天就去考試好了。”我對我媽媽說道。
  
      我媽媽搖搖頭:“不行,醫生說了,你現在的身體,不能太多用腦,至少要修養一個月才可以接著用腦學習。不然的話,短時間內再復發一次,就會對腦神經造成永久性的損傷,那是不可逆的,媽媽可不能拿你的身體健康,去開玩笑啊!知道嗎?媽媽請一個月假期,陪你出去去玩玩,旅個游,散散心。”
  
      雖然我媽媽這么說了,但是我知道如果我媽媽向單位請假請了一個月,那這樣子的話,我媽媽的工作,也就不用要了。畢竟,一個月不去公司干活,雖然說是請假了,可是公司是需要用人的啊,沒有人,怎么可以啊!所以說,我媽媽請了一個月假,還不是提前說的,肯定會耽誤公司的用人安排,這樣子,工作很大的概率就拱手相讓給新人了。
  
      除非,這個來的新人,是一名實習生,這樣子的話,他實習期滿了之后,如果不能夠轉正的話,那這個工作就還是我媽媽的。可是誰又知道,這次會不會是呢?萬一不是實習生來暫時填補一下缺漏,那么,我媽媽的工作十有**就會不保。
  
      “想什么呢?想云南的美麗風景啊?別胡思亂想了,今天晚上你給我早一點睡覺啊,明天早上你表哥會過來,然后我們和你表哥一起去云南,先坐高鐵到武漢,我們在轉飛機去云南啊。”我媽媽接著對我說。
  
      沒想到,我們的路線還挺曲折。關鍵是我們家這邊,離云南實在是太遠了,所以說吧,我們這邊是沒有航班直達云南的。其實有航班是直達武漢的,但是不是因為貴我們不坐的,而是因為這個航班的票啊,全被售罄了。我們是沒有訂購到機票,才選擇坐著高鐵去武漢的,然后再從武漢到云南。
  
      “我哥?我表哥?你是說我表哥許耀,他也會趕過來?”我問道我的媽媽,不知道我媽媽會給我怎么樣子的回答。總之,不像是騙我的,我表哥許耀他真的又會來和我們一起旅游了。記得上次和他一起旅游,還是我小時候呢,那次是去黃山玩。
  
      “對啊,你表哥許耀,也跟著我們去云南玩。要是就咱們兩個人的話,我可是照顧不過來你啊!所以說,你表哥不僅要去,還必須要跟我們一起走,一起去云南,正好他也從來沒旅游過云南,和我們兩個一起看看風景,也不錯啊!”
  
      “啊,還不錯啊,可是我們為什么非要去云南啊,別的地方不行嗎?什么天津之類的大都市,不是也挺適合我們去旅游的嗎?”我問我媽媽說道。
  
      我媽媽很堅決的否認了,她說:“不行,天津那種大城市和咱們這里也差不多,不行,太喧鬧了,你得慢慢的休閑中度過旅游時光,知道不?不能夠總想著什么別的。”
  
      “哦”沒想到我媽媽是這樣想的,就這樣,我要去云南旅游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初見那年是盛夏》,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