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城姬三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分歧

第一百一十四章 分歧


  白公發明了新的犁,效率勝過以往數倍,還可以單牛、取代雙牛。
  白公令黃牛更容易馴服,令水牛也能夠耕地……
  白公能夠讓大家多收一成的糧食……
  白州牧令各縣都有官牛租賃,可以用來年的糧稅抵扣……
  白州牧命民部協調各縣,每十戶分發白公犁的樣品,并命吏員協助推廣……
  白州牧減免了部分墾荒的稅收……
  一連串的消息,在江東、在揚州、在大漢十三州傳開!
  至于當天許貢在白圖的中堂,吐血倒地什么的,連花邊新聞都不算,最多是和許家有怨的人聽了,借機啐上兩口。
  和許家有交情、受過許家之恩的?
  那也怪不到白公頭上!
  至少明面上,沒人敢說白公逼迫、欺壓許氏,不僅在一眾士族中,沒人為其聲援,而且在民間……誰敢這么說,怕是要被綁到神農廟燒死。
  江東的人均水牛擁有量,本來就遠不如中原的黃牛多,畢竟之前水牛是無法作為畜力去協助耕種的。
  白公環突然興起之后,江東的牛價迅速超越了中原地區——畢竟水牛比黃牛要大了一半,自然體力也更強,而且還有物以稀為貴的因素在內。
  好在白圖早就準備好了官牛,可供百姓租賃,同時白圖也親自坐鎮吏部,將官牛的喂養、租賃,作為主要考核指標。
  誰敢讓官牛死的不明不白,那就讓誰死的明明白白……
  據說江東不少地方,都開始有百姓,要將白圖的雕像,送進神農廟里,和神農作伴。
  甚至將來等白公犁傳開,哪怕不是江東的百姓,怕是對白圖也將感恩戴德……
  如果說之前的造紙術、蒙學四書,是扶了寒門一手,那么現在的白公犁,就是扶了天下人一手!
  別說是普通百姓,江東的世家也好、豪門也好,此時也更加被綁上戰車,之前在陸康的活動下,不少世家都下注白圖,除了看好白圖的實力、潛力之外,也是因為“開蒙宗師”的效果——畢竟自家子弟在開蒙時,也會受到白圖的增益,或遠或近的,也多了層類似于師生的關系。
  現在白圖直接將治下的糧食產量提升一成,就更是堪比神話中走出的先民圣者。
  哪怕是心里對白圖甚有成見、百般提防的曹操,也沒敢壓白圖的封賞。
  很快消息便到了揚州,白圖除了揚州牧之外,又被加了“大司農”的虛職,并封“曲阿侯”,還有和呂布一樣的——假節,開府儀同三司。
  額外還多了一個“秩比萬石”,“秩比”也只是一種級別,比單純的“秩”略低半級,“秩比萬石”就是比“秩萬石”的低半級。
  而漢制只有丞相和太尉是“秩萬石”,東漢也不設丞相,現在曹操都還不是丞相,之前東漢的丞相就只有已經被鞭尸了的董相國……
  “秩比萬石”雖然只是榮銜,但要知道這可不是那種諸侯自領的官位,而是朝廷特發,已經足見尊崇。
  原本白圖的加稅舉動,以及救濟糧換置,所帶來的民怨,也在無形中被消弭,哪怕有些不甘寂寞的世家,比如不愿透露姓名的許氏,在暗中帶節奏,也效果寥寥。
  不是白圖想要“橫征暴斂”,實在是州牧家需要余糧,一年后好救濟淮南!
  秋收時節已經過去,農閑的時節到了,白圖以救濟糧雇傭徭役挖井的政策,也已經全面展開。
  挖井工具下發了下去,挖井數量也被列入到地方官員的考核指標中。
  一時間挖深井成了丹陽、吳郡北部還有鄱陽郡的風潮……
  自然這舉動也引來了不少非議,多虧了白圖是提供救濟糧作為報酬的,所以才不至于引發民怨。
  農閑的時候,徭役也很便宜,說是報酬,其實也僅僅只是管飯,最多還能給老婆孩子留些帶回去。
  其實這也是一舉兩得,老百姓現在有白圖發下去的救濟糧吃,家里的存糧就能省下,那么來年冬天,如果真的受到旱災影響,民間的抗災能力也會更強!
  到時如果丹陽、吳郡的百姓真的也受災,白圖哪怕是無償,也是要發下救濟糧賑災的,這么算來……還不如現在用來雇傭,至少還能雇些徭役。
  趁著這人力充裕的檔口,白圖希望將秣陵城的擴建,以及京口堡的建造,也都提上日程。
  曲阿也好、秣陵也好,都只是小縣城,還不如吳縣繁華,只是因為之前就瞄著秣陵,所以白圖也沒有對曲阿有太大的擴建工程。
  不過之前魯肅也提醒過白圖,秣陵的“風水”當為江東之冠,雖然之前被始皇破去,但是已經過去了四百多年,魯肅完全能夠修復其格局。
  秣陵,原名“金陵”,當年始皇帝巡游的時候,路過這里,隨行的方士說這里有天子氣,因此一向迷信方術、而且霸氣的秦始皇,在金陵鑿山開河、破其風水,而且為了保險起見,還將“金陵”,改名為“秣陵”。
  秣,喂牲口的草料,從金到秣可謂是一賤到底,從名聲上也破去此地的風水。
  后來秦始皇也正是在這一年,巡游的歸途中駕崩……
  白圖不想多考慮什么風水,這種自己根本理解不了的東西,只從地利來考慮——如果你的風水是真的,那么應該和我的科學選址一致。
  后世的東吳,也是定都在金陵——并且很囂張的改名“建業”。
  雖然白圖已經將淮南,視為是囊中之物,但即使有朝一日收復了壽春,白圖也并不準備將治所頂到中原門口。
  金陵與壽春對比,壽春已經是臨近淮河南岸,先秦時候,在秦國擊敗楚國最后一次合縱之后,楚國的國都就從郢都,遷到了壽春,現在作為袁術的大本營,壽春也算得上富庶之地。
  然而對于秣陵的開工,白圖手下的幕僚,態度并不是很統一。
  陸康、虞翻、張昭等人,就希望白圖能夠不著急擴建秣陵,等收服淮南之后,將治所遷回壽春,美其名曰——虎踞江淮、進圖中原。
  不過白圖對此并不感冒,建安元年九月初一,州牧府六部幕僚舉行月旦會的日子,而且大家都知道,今年秣陵的開工與否,或者說是日后治所將遷往何處,也會在今天決定……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