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賢妃很忙 > 第八十章 賢王離京

第八十章 賢王離京

    余三娘本不想離開,但是抵擋不住胖球少爺一哭二鬧三上吊的鬧騰,萬般無奈之下,只得選擇妥協。
  
      俗話說的好,吃飯要吃飽,跑路要趁早!
  
      是以,天還未破曉,胖球少爺就已經迫不及待的拿著行禮上了馬車。
  
      “軒兒,你當真要離開?”余三娘戀戀不舍地看著城門,眼眸深處盡是不舍。
  
      胖球少爺現下對南城是深惡痛絕。
  
      這里再也不是那片他愛的深沉的土地,而是一片裝滿了不堪回首的記憶的沼澤!
  
      冷酷無情的父親、粗暴刁蠻的賤民、還有那幫忘恩負義的混賬東西,這些人的所作所為,他發誓,這輩子都會刻入骨髓,永生都不會忘記。
  
      過去的每一幀記憶都在他腦海里浮現,他固執的認為,離開不是因為慫,而是為了新生。
  
      “娘,南城已無我們母子的容身之地,留在這里亦是備受折磨,倒不如早些離去,開始新的生活。”
  
      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余三娘也知道他們的名聲在南城有多臭,她也知道他的寶貝兒子說的在理。
  
      只是,“軒兒,這里畢竟是你長大的地方啊。”
  
      胖球少爺見她一副戀戀不舍的樣子,氣呼呼的看著余三娘,眼睛直冒火。
  
      他甚是不耐煩的說道:“娘,你是不是不想離開這里?難道,你還想兒子被那些賤民欺.辱么?”
  
      休養了這么多日,他身上的傷還未痊愈,有的時候,只要動作稍微大一點點,就會疼的他齜牙咧嘴。
  
      天知道,他已經多久未近女色了,憋的他都快爆.體而亡了。
  
      “軒兒,你怎能這樣說娘親!”
  
      余三娘眼眶紅紅,淚珠在美眸里面來回打轉,她默默的拿起錦帕,柔柔的擦拭著尚未落下的眼淚。
  
      “娘,兒子只是隨口一說,你莫傷心。”胖球少爺低頭認錯,“時辰不早了,莫在耽擱了,我們快快離去吧。”
  
      挫折會讓人快速的成長起來。
  
      胖球少爺心知,但凡余三娘活著一天,他便能過著衣食無憂的日子。
  
      是以,現下他處處伏低做小,事事順著余三娘,企圖以乖巧懂事的孝子之態,博取余三娘的歡心。
  
      顯然,余三娘對此很受用。
  
      “既然軒兒打定了心思要走,那便走吧。”
  
      馬車緩緩的移動著,正在此時,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傳來,很快便和馬車擦肩而過,揚起的陣陣塵灰遮擋了視線。
  
      “方才可是侯爺回城了?”
  
      車夫低沉的回,“回稟夫人,塵土太大,老奴未看清楚。”
  
      余三娘失落的放下車簾,靜靜的坐了回去。
  
      終究還是未見最后一面,也罷,或許這就是天意。
  
      竹林深苑。
  
      “小姐,王爺的回信。”
  
      陸安瑾瞧著面前風塵仆仆的凌前,嘴角忍不住的直抽抽。
  
      “王爺身邊是無人可用了嗎,怎么勞煩凌大侍衛親自跑這一遭?”
  
      這不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了嘛。
  
      凌前雙手抱拳,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小姐來信,王爺甚是歡喜。王爺生怕小姐等的久了,特地讓屬下飛馬加鞭,速速送信回來。”
  
      陸安瑾似笑非笑的看著凌前,“喲,凌侍衛的嘴,莫非是吃了蜜糖了,這小嘴可真夠甜的。”
  
      凌左低著頭,拼命的忍著笑。
  
      “小姐,屬下是男人,嘴巴一點都不小。”
  
      凌左的雙肩一聳一聳的,憋笑憋的甚是難受。
  
      小姐素日最是愛開玩笑,也只有凌前這個傻子會信以為真。
  
      “王爺可有別的吩咐?”
  
      凌前臉不紅氣不喘,端的是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有,王爺特地交代,讓小姐照顧好身體,還有,莫忘記想他。”
  
      前一句,王爺確實說過。但后一句,完全都是他胡謅的。
  
      陸安瑾意味深長的看著凌前,直把他看的毛骨悚然的。
  
      “小姐,為何這般看著屬下?”
  
      陸安瑾笑瞇瞇的說,“無事,只是覺得凌前侍衛有一顆七竅玲瓏心,當一個小小的侍衛,著實有些屈才了。”
  
      凌前急忙行禮,“小姐謬贊,凌前乃一介武夫,除了舞刀弄棒,其他一竅不通。”
  
      “不不不,你還有一項技能無師自通。”
  
      凌前一頭霧水,“是何技能?”
  
      陸安瑾故作神秘的笑了笑,就連凌左都甚是好奇的瞧著她。
  
      等了半晌也沒等到答案,凌前只好厚著臉皮說,“還請小姐賜教。”
  
      “自然是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領了。”
  
      凌前頓了一下,反應過來之后,立馬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請罪,“屬下該死,屬下認錯。”
  
      “趕緊起來,我不過是給你開個玩笑罷了,不必如此緊張。”
  
      凌左也道:“小姐最是不喜我們跪來跪去,你趕緊起來吧,不然一會兒,小姐真該生氣了。”
  
      凌前看了一眼陸安瑾,見她含笑不語的看著自己,這才站了起來。
  
      “王爺身邊不可無人,凌前,今日好生歇息一晚,明日便啟程回京吧。”
  
      凌前點頭,“屬下遵命。”
  
      翌日,黎明的曙光還未劃破黑暗,凌前已然一騎紅塵,打馬離去。
  
      一路上,他披星戴月,風餐露宿,累死了兩匹馬,終于頂著一張面黃肌瘦的臉回到了京城。
  
      彼時的齊霄昀正在軍營里面操練士兵,見到凌前之后,一息都不肯多等,轉身便回了營帳。
  
      “王爺,小姐給您的回信。”
  
      齊霄昀接過信,淡淡的道:“回去歇息吧。”
  
      凌前也確實疲憊不堪,行了一禮,便退了下去。
  
      直到營帳里面只剩他一人,齊霄昀這才緩緩的拿起信,看著信封上娟秀的小楷,唇角勾起一抹彎彎的弧度。
  
      有美人兮,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齊霄昀小心的將信裝好,眉眼含笑,冰冷之氣淡漠的許多。
  
      只是,這份愉悅并未保持多久。
  
      “王爺,靜寧郡主求見。”
  
      “不見。”
  
      約莫過了小半柱香的光景,士兵又報:“王爺,靜寧郡主求見!”
  
      齊霄昀面無表情的道:“讓她速速離開,否則軍法處置!”
  
      又過了一柱香,士兵來報:“王爺,陛下宣您進宮覲見!”
  
      齊霄昀眉頭緊皺,他沉思了片刻,淡淡的點點頭,“本王去去就來,你們繼續操練。”
  
      “末將遵命!”
  
      齊霄昀直奔勤政殿,方進入殿中,就聽見一陣歡聲笑語傳來。
  
      他的眉頭一挑,頓了一下,這才大步流星的走了過去,恭恭敬敬的行禮,“兒臣參見父皇。”
  
      “皇兒平身。”
  
      齊霄昀面無表情的站在一旁,渾身散發著濃郁的疏離之氣。
  
      “朕聽說,方才靜寧去軍營找皇兒,被皇兒拒之門外,可有此事?”
  
      齊霄昀冷淡的看了一眼打小報告的女人,冷漠的道:“軍營重地,閑雜人等,禁止入內!”
  
      靜寧郡主滿是受傷的看著他冰冷的俊臉,“皇兄,我在你的心里,就是閑雜人等嗎?”
  
      齊霄昀懶得回答這種無聊的問題,目不斜視地看著正前方的虛空,臉色淡淡。
  
      吃了個閉門羹的靜寧郡主,可憐巴巴的看著皇帝,“陛下,您瞧,皇兄,又不理靜寧了。”
  
      皇帝輕笑,“皇兒,不可對靜寧如此冷漠。”
  
      天子一言,不可違逆。然,齊霄昀依舊目不斜視,不肯施舍給她半寸目光。
  
      果然,和不喜歡的人在一起,就算只有半個時辰,都覺得甚是煎熬。
  
      齊霄昀此刻感到無比的厭煩,他沒有興趣陪他們演一場父慈子孝,兄妹和睦的爛劇。
  
      他壓著煩躁,徑直問道:“不知父皇急召兒臣進宮,所為何事?”
  
      皇帝輕輕地道了一句,“坐下!”
  
      齊霄昀面無表情的坐了下來,“父皇請說,兒臣洗耳恭聽。”
  
      “皇兒,你已經到了適婚的年紀,父皇知曉靜寧對你一片赤誠真心,此生非你不嫁,不如你二人結成秦晉之好,如此便是喜上加喜。”
  
      齊霄昀冷著臉,不言語。
  
      “想必你皇姑母也是喜聞樂見的,畢竟你皇姑母一直都偏愛于你。皇兒意下如何?”
  
      齊霄昀冷冷的看著靜寧郡主,就瞧見她正挑釁的看著他。
  
      他陰冷的一笑,未加思索,徑直拒絕,不留一絲余地。
  
      “兒臣不同意。”
  
      雖然已經被拒絕了很多次,她早已有了心理準備,但是再次聽到他的拒絕,她的心還是忍不住的痛。
  
      皇帝皺眉,臉色不愉的問,“為何?”
  
      “父皇,兒臣不會違了本心,去娶一個不愛的女人。如果您非要兒臣娶了靜寧,那便請父皇廢了兒臣的王位,兒臣寧愿成為一介平民。”
  
      靜寧的嘴皮子抖的厲害,她不敢置信的看著面淡如水的男人,他寧愿被貶成平民,都不愿意娶她!
  
      “皇兄,我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為何你這般厭惡我?”
  
      齊霄昀道:“心儀一個人,可能需要千百種理由,然而,厭惡一個人,不需要任何理由。”
  
      竟然是毫無理由的厭惡,靜寧快要崩潰了。
  
      “皇兒!”
  
      齊霄昀站了起來,恭敬的行禮,“父皇,軍中事物繁忙,若是沒有其他事情,兒臣告退。”
  
      不管是天王老子,還是九五至尊,逼他去娶他不愛的人,想都別想。
  
      皇帝疲憊的揮揮手,若無重要之事,他也不愿意和這冰塊兒子多做交流。
  
      “兒臣告退。”
  
      齊霄昀毫無留戀的轉身離去,皇帝看著泣不成聲的靜寧郡主,甚是頭疼。
  
      “靜寧,莫哭,朕定然會為你尋得一個如意郎君的。”
  
      昀兒這臭小子,真是一塊石頭。靜寧有何不好,對他一往情深,偏偏他不珍惜。
  
      靜寧郡主哭的不能自已,竟然直接昏了過去。
  
      而這些事情,齊霄昀并不知道,也不在乎。
  
      只是,計劃永遠都趕不上變化。
  
      靜寧的如意郎君還未找到,齊霄昀就整軍待發,終于踏上了出戰的征程。
  
      五十萬大軍浩浩蕩蕩的出發,百姓們自覺的來到城門處歡送,以求大軍能打勝仗,保他們一個太平盛世。
  
      皇帝親自相送,靜寧躲在他的身后,默默的看著他騎著高頭大馬瀟灑的離開。
  
      “陛下,昀哥哥何時才能歸來?”
  
      皇帝看著齊霄昀漸行漸遠的背影,微笑道:“很快!”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