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全球戰國 > 第二四三章 大阪的冬之陣 四

第二四三章 大阪的冬之陣 四

    “大野治長,怎么辦?德川家居然這么厲害?這都把炮彈打到天守閣來了!”
  
      “殿下請聽在下解釋......總之,這種程度的攻擊,并沒有大礙。”
  
      “怎么就沒有大礙了呢?這可是那么大的鐵疙瘩啊!是打死了人的啊!”
  
      “呃......”
  
      這一年的茶茶五十一歲了,早年遺傳自其母親的姣好的容顏早已隨著時光一去不復返。留下的,只是一個長期寡居,性格變得喜怒無常,更年期持續了極長的中老年婦人。
  
      說起來,現任豐臣家的家主是秀吉的兒子秀賴。但實際上,淀姬把秀賴控制得很緊。這一年已經二十一歲的秀賴,從未出面處理政事,也幾乎不揮刀策馬。這家伙整天躲在大阪城里,靠著當年豐臣秀吉留下的無數金銀財寶,過著奢靡的生活。拋頭露面的事情,反而是他的母親,也就是淀姬在做。
  
      這位淀姬的故事很多,這里不贅言。總之,其政治水平,跟后世街頭的普通大媽比起來,也就好那么一點點。
  
      一開初,為了激勵士氣,淀姬親自披掛盔甲,在城內到處巡視,喊出各種打到底的口號,著實的鼓舞了士氣。但是,當德川家的炮彈落到她的身邊,親眼見到死人后,這位大阪城的實際統治者,其抵抗意志就迅速的消散了。
  
      “大野治長,派出使者,去和公方殿下談和吧。”
  
      “啊?殿下,這可萬萬不行。”
  
      “為何不行?”
  
      “殿下,能戰方能和啊!臣下與真田幸村那些想要借此一戰徹底滅亡德川家的瘋子不同。現在,德川家確實已經取得了天下,我豐臣家是不可能消滅德川家了,所以臣下從來沒有打到底的想法。臣下想的,是通過有力的抵抗,讓德川家意識到我們不好打。這樣,雙方才能在較為公平的位置上進行和談。如此,豐臣家才有生存下去的可能。但是,我方現在根本就沒有對德川家造成重擊,這個時候我方主動和談,對方開出來的條件,肯定極為苛刻!”
  
      “我不管~!”中老年大媽聲嘶力竭的開始吼叫了起來:“戰爭太可怕了,會死人啊!阿福就在我面前被木梁給砸死啊!和談,不要再打了!只要不讓我和秀賴離開大阪,什么都可以談!”
  
      “殿下!這是亂命!請恕臣下不能接受!”
  
      “你好大的膽子!”大媽以這個年齡罕見的敏捷跳了起來:“不要忘了你這一身權勢來自哪里!你不派人去,我就讓你的母親去!”
  
      大野治長的母親,大藏卿局,乃是淀姬的乳母。大野治長能在豐臣家有今天這樣的地位,其根本的關系是在這里。
  
      看到淀姬又把自己的母親拿出來施壓,大野治長無奈的長嘆一聲:“好吧,那臣下就派人出去和德川家的人接觸一下吧。”
  
      大野治長出來后當然首先是去見的顏思齊,開臺王在聽了淀姬的表現后,也禁不住長嘆一聲:“可憐真田、后藤這樣的忠義男兒,居然被這樣的婦人所驅馳。”
  
      “顏桑,他們都是感念太閣的恩情,又或者說我們豐臣家已經成了日本反抗德川家唯一的指望......總之,他們效忠的可不是這個殿下。”說完這話后,大野治長道:“顏桑,和談看來無可避免。就算我拖著不辦,也會有其他的人去辦。但是可以預見,和談的條件肯定極為苛刻......”
  
      “不,大野君,我覺得你們派人出去談,對方肯定只要要求撤掉大阪城的城防,填平護城河什么的。其他的不會做再多的要求。”
  
      “......嗯,然后幕府過段時間再找借口毀約,再次攻打大阪?”
  
      “大野君明見。”
  
      “嘶~~糟了,我開始還抱著對方提出極為苛刻無禮的條件,殿下無法接受,最后不得不打下去的僥幸呢。沒想到......顏桑,怎么辦,如果對方真的這樣做,殿下是肯定會答應的。就算我們跟她講德川以后一定會毀約,她也不會相信。顏桑,這個時候請您一定要出手幫幫我們啊!”
  
      “怎么幫?雖說我大明有句俗語叫‘外來的和尚好念經’。但是你們那位右大臣閣下(秀賴)已經在你們那位殿下手里操控了二十多年,整個人都不會說話了。我這個大明的普通將軍,去跟右大臣說幾句,就能使其幡然悔悟,刷新振作?”
  
      “在下從未有過如此想法,與其將希望寄托在右大臣身上,還不如現在趁著我和您都是國松少主的老師,好好培養下一代。只是現在這個局面,只怕豐臣家活不了多久了啊!顏桑,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請大明提前介入啊?”
  
      “我大明絕對不會把陸軍派過來打這么一場對抗全日本的戰爭,當前我家太孫殿下國內事務繁多,不可能把主要的力量投入進來。我們只是會派艦隊過來,把控住制海權,為大阪城吊命。陸地上的戰斗,還得你們去打!”
  
      “這個在下無意見,在下的意思是,大明的艦隊過來后,可不可以部分水手上岸,實行......”
  
      “干嘛?兵諫這種事情是我們這樣的客軍可以做的嗎?只怕到時候這大阪城內的軍隊都會對我們群起而攻之了!”
  
      “那可怎么辦?顏桑,大明也不想豐臣家徹底滅亡吧?”
  
      “肯定不想啊,但是你們自己作死我們也沒有辦法啊。”
  
      看著垂頭喪氣的大野治長,顏思齊稍稍讓他緩了緩然后笑道:“這樣,和談,還是去談。反正呢,不管對方提什么條件,你只管拖。”
  
      “拖?”
  
      “對呀,和談在繼續。但是對方挖掘塹壕可不會停。隨著塹壕的逐漸前伸,對方的火炮進入射程后,對方覺得光靠軍事手段也能獲得勝利了。那么......”
  
      “幕府將會提出殿下無法接受的過分條件?然后殿下就只能打到底。”
  
      “哈哈,正確!”
  
      “在下切實的領教了,多謝顏桑的提點。”
  
      看著大野治長放下心事的離開,顏思齊嘴角微微的冷笑了一下。然后他揮揮手,房間內的一個壁櫥輕輕的被推開,一個長相、衣著極為平凡,丟到人群中馬上就會消失的家伙走了出來。
  
      “趁著德川家還沒有徹底封鎖大阪灣,你趕緊的出城。若是李國助那家伙還算可靠的話,我軍的艦隊此刻應該已經到了四國島附近了。告訴他,這里的局勢一切都在殿下的廟算中,讓他稍安勿躁,萬萬不可輕易出現在瀨戶內海。你出去后就不要回來了,聯系你的海盜兄弟,隨時關注瀨戶海面和大阪城的情況。保證本官和李提督之間消息的通暢。”
  
      “嗨以,請大人保重,屬下這就去了。”
  
      原來這是一個日本海盜。
  
      而等這個家伙離開后,顏思齊又拍了拍手,兩個如花似玉卻又身材矯健,身著侍女服侍的年輕女子閃現了出來。
  
      “把剛才大野治長說的,淀姬想要和談的消息放出去,特別是要讓真田、后藤等人知道!”
  
      “嗨以~!”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