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黑金霸主 > 第三一五章 阿森納

第三一五章 阿森納

    如果僅僅按照約納斯的盈利,這二十五億美元資產是有些夸張的。
  
      三年前,約納斯的個人資產只有約五億美元而已。
  
      即使算上奧地利和東瀛的盈利,約納斯的個人資產也沒有這么多。
  
      但是,約納斯將股權公司與金融公司分拆之后,自己占據了股權公司的大部分的權益。
  
      勞斯萊斯、賓利、沃爾沃、歐寶、再加上一半的斯柯達,光是這一部分資產,約納斯的個人資產就已經超過了三十億。
  
      再加上私人銀行,圣羅克煉油廠,寶馬,奔馳,大眾的股票這些,約納斯的資產就突破四十億。
  
      這還沒有算約納斯在金融公司里面的權益,光是東瀛的投資,這又是以十億級別來算的。
  
      所以,約納斯現在身上雖然超過三十億美元的債務,但是凈資產在二十五億美元并不夸張。
  
      負債率超過百分之六十,對一般人來說,是一個很危險的界限。
  
      但是對約納斯來說,一點也不多。
  
      因為他本身就控制了一家私人銀行,這家銀行的管理資產超過了五十億美元。
  
      其次,他有金融投資公司,這里有將近七百家合伙人,為他投入的七十億美元。
  
      何況,在他的身后,還有瑞聯,瑞信這兩家全世界最大的私人銀行支持。
  
      目前,霍夫曼投行是瑞士政府大力扶持的跨國企業,能夠擠進世界汽車產業的壁壘,光憑這一點,只要約納斯不胡來,瑞士政府就會一直支持。
  
      這么大一家公司的重組,哪怕這里面有許多現金資產,霍夫曼投行對收購企業并沒有進行完全干涉,現在重組的難度很低,也需要最少一個月的時間才能重組完畢。
  
      約納斯每天的任務就是會見各界來賓,對各家企業進行安撫,對管理人員進行籠絡。
  
      實際上,在這個框架建立起來之后,每個人有了明確的定位,有了負責的范圍,許多事務,不需要約納斯來操心了。
  
      歐洲的大家族幾乎都很少插手名下的產業,都是用職業經理人來管理企業。
  
      以科萬特家族為例,他們除了控制監事會,在寶馬公司的發展方向上插手,幾乎不會插手日常管理。
  
      施瓦奇院長為約納斯構建的這個管理框架,目的就是為了讓他省心省力地管理公司,更強的控制公司,也能給職業經理人們發揮的空間。
  
      八月十七日,約納斯接見完了各家企業的代表,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事情做了。
  
      這個時候,他想起來對諾伊爾的承諾,決定前往英國。
  
      英國的名媛會與后世巴黎的名媛會有著本質的不同,英國是個君主制國家,這個老大帝國依舊維持著已經沒落的歷史,沉浸在過去的輝煌中。
  
      而法國這個高盧公雞一直是以求新求變著稱,他們從文藝復興開始,就一直在革命,改變,這個國家早就沒有了貴族。
  
      英國的名媛會一直以封閉,保守著稱,不是這個圈子的名媛,你吹的再響,家里再有錢,也進不來。
  
      這可不是巴黎那個只要有錢,就能買門票進來的名媛會。
  
      這一屆的名媛會是由安妮出面主持,查爾斯贊助,安娜王妃協助管理的高層次聚會。
  
      邀請的成員不超過二十人,在康沃爾郡杜克維恩古堡酒店舉行。
  
      這個酒店是查爾斯的名下資產,有一座私人馬場,一座小型的九洞高爾夫球場,非常適合女性聚會。
  
      因為參加拯救生命演唱會,諾伊爾與安娜認識,所以今年即將年滿十六歲的諾伊爾獲得了邀請。
  
      每個參加聚會的獲邀者可以攜帶不超過十個人的隨從,這里面包括了化妝師,服裝師,馴馬師,以及廚師。
  
      對這次成年的聚會,維努斯非常重視,蒂德親自帶著女兒出席,充當女兒的管家,諾伊爾名下的四匹馬,也專門空運到了英國。
  
      約納斯當初本來答應了要送諾伊爾參加聚會,但是卻失信了,如今聚會還沒有結束,現在彌補也還來得及。
  
      何況,他也不僅僅是因為這件事到英國,除了因為諾伊爾的事,他這次到英國,也為了阿森納的股權。
  
      去年的歐冠決賽,在海瑟爾發生了舉世震驚的海瑟爾慘案,英國球隊被處罰五年不得參加歐洲賽事,利物浦被處以七年不得參加歐洲賽事。
  
      這次的處罰,對英格蘭球隊來說,是一場悲劇,對利物浦來說更是。
  
      曾經叱咤歐洲的紅軍利物浦,自此走向了沒落。
  
      英國的球隊因為處罰進入了寒冬,英足總知道約納斯跟國際足聯的關系密切,多次邀請約納斯參加俱樂部主席聯席會議。
  
      但是約納斯以只有阿森納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也不是俱樂部主席為由,多次拒絕了邀約。
  
      成為阿森納股東的這幾年,約納斯按照股份投入了一百八十萬英鎊,一分錢收益沒有看到。
  
      不過約納斯并不急,因為他知道,阿森納的主教練換上了格拉漢姆,他們的輝煌即將來到。
  
      八十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初期,是利物浦沒落,曼聯還沒有崛起的時代,這個時期是阿森納最輝煌的時期之一。
  
      從經濟角度,投資足球,從來不是看俱樂部盈利,而是等俱樂部升值。
  
      從影響力來說,約納斯花了一百八十萬英鎊,在英國獲得了巨大的名氣,這比做廣告劃算多了。
  
      但是約納斯不急,英足總和俱樂部的其他成員著急。
  
      英足總總裁愛德華親王就兩次給約納斯打電話,詢問英格蘭足球如何應對危機,并且想讓約納斯替英足總在歐足聯說一些好話。
  
      但是海瑟爾慘案太過于悲慘,目前沒有任何人敢替英足球流氓說話。
  
      何況約納斯很清楚,足球流氓一直等到新世紀,到處安裝攝像頭之后才真正式微。
  
      現在的足球流氓,根本難以控制。
  
      在國際話語權方面,沒有得到約納斯的響應,但是英足總和阿森納的伍德主席并沒有放棄。
  
      他們提出了一個建議,十大股東將再向約納斯轉讓兩千股阿森納股票,讓約納斯的股份從百分之三十提升到百分之五十,成為阿森納的最大股東。
  
      約納斯現在是世界足壇“一哥”,他成為阿森納的最大股東,有助于提升英格蘭足球形象。
  
      如果約納斯來了興趣,到阿森納踢幾場球,那就再好不過了。
  
      阿森納的股票在五十年代發行,總股只有一萬股,在七十年代一股就價值三百鎊。
  
      這里面,有百分之二十的股民都是阿森納的球迷,他們的手里只有一股。
  
      許多股東根本沒有想過出讓手里的股份,到后世,這種最早發行的原始股,一股價值超過一萬英鎊。
  
      能夠在阿森納股份最低的時候收購更多的股票,約納斯當然愿意。
  
      他這次來英國,嘴上跟諾伊爾說是為了她,實際上,主要是為了阿森納。
  
      八月十七日晚間,約納斯在位于梅菲爾的土耳其餐廳設宴,款待了喜歡吃土耳其菜的馬丁伍德和大衛戴恩等俱樂部的大股東。
  
      晚餐期間,約納斯對他們愿意出售手里的股份表示了感謝,同時表示,自己會尊重英格蘭足球的傳統,不會擔任俱樂部主席。
  
      他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建議伍德主席繼續擔任俱樂部主席,自己只擔任副主席,大衛戴恩繼續擔任總經理。
  
      在提升阿森納球員引進力度的同時,大力發展青訓業務。
  
      為此,約納斯愿意拿出兩百萬英鎊,新建一座新的青訓中心。
  
      約納斯的態度讓所有人都非常滿意,他雖然股份最多,但是依舊尊重伍德主席,尊重英格蘭傳統。
  
      而且這次他拿出兩百萬收購股份,還愿意再拿出兩百萬來新建新的青訓中心,也代表了他對阿森納的重視。
  
      雖然他拿出兩百萬,其他股東也要拿出兩百萬,不過這是為阿森納增加優質資產,也沒有人反對。
  
      何況,阿森納一直用倫敦大學學生會球場進行訓練,根本不是長久之計。
  
      第二天,約納斯在大衛戴恩的陪伴下,會見了以格拉漢姆教練為首的球隊成員。
  
      在學生會球場,約納斯換上了球衣球鞋,跟他們踢了一場上下半場各二十分鐘的比賽。
  
      他輪流在主力球員隊和替補球員隊當了半場守門員,沒有讓對方進一個球,也讓所有球員見識到了他的實力。
  
      一直到他即將離開,他才跟大衛戴恩不經意地說道:“上個月我看了一場倫敦少年隊的比賽,埃塞克斯中學一個名叫大衛貝克漢姆的十一歲學生,表現出來的能力非常不錯,如果可能的話,我希望他能成為阿森納的學員。”
  
      “大衛貝克漢姆?”
  
      “是這個名字。”
  
      “他有什么特長,能讓你看上?”
  
      “穩定的傳球和拼搏的精神。大衛,格拉漢姆教練為阿森納建立了鐵血精神,球風強悍、踢法硬朗的阿森納,才是我心目中的阿森納。”
  
      大衛戴恩猶豫了一下問道:“阿森納難道不應該優雅嗎?”
  
      約納斯搖了搖頭。“在整個球隊沒有成績,沒有鐵血精神之前,優雅只會變成軟弱。”
  
      大衛戴恩點了點頭。“你的意思我明白了。”
  
      (晚點還有一章……)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