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進化之超越星辰 > 01160 神秘異種

01160 神秘異種

    仲裁者現役使用的部署艙共有三種類型,其中最大的一型“c67型”,可以一次性向目標區域部署一百五十到兩百名士兵,該種部署艙的特點是部署容積大,能量護壁等級高,同時擁有部署速度快、回收效率優異等特點。
  
      但是這種四方四正的c67型部署艙也有許多缺點,比如一次部署成本大、部署基礎戰艦要求維爾級以上、作為大型目標在戰場上極易變成靶子等等,但總的來說,對比另外兩型部署艙,c67還是很可靠的。
  
      而另外兩型部署艙,中型的b23和小型的a15-19對c67就小巧的多了。
  
      菲里姆現在搭乘的就是中型的b23型部署艙。
  
      從外觀上,b23有點像塊漆黑的肥皂,這種流體外部構造主要是為了提高部署速度及應對特殊戰場時所需的抗沖擊能力。
  
      菲里姆也是第一次乘坐這種中型部署艙,他也很慶幸自己現在乘坐的是b23而不是有著“鐵棺材”外號的a15。
  
      作為目前現役部署艙中體積最小的雙人部署艙,a15的在最初設計上劍走偏鋒,選擇了非常極端的設計風格,那就是以犧牲能量護壁作為代價盡可能的縮小a15的設計體積從而將a15的部署速度提高到極致。
  
      但在如今高精度防空武器泛濫的戰場上,a15的速度優勢已經蕩然無存,所以在很多士兵眼里,依然在陸軍行列服役的a15型部署艙就是一口會飛的“鐵棺材”。
  
      不過目前a15雖然仍是現役裝備卻很少被光榮共和**方和仲裁者們用于實戰了,大部分時候,a15都是用于新兵訓練使用,即使是實戰需要使用小型的部署艙也會采用較a15更為安全可靠的a15-改1型雙人乘部署艙。
  
      而菲里姆這些自由民目前所能使用的最先進的部署艙卻有且只有a15這種即將淘汰的裝備。
  
      稍稍感慨了一下后,菲里姆再睜眼時部署艙已經在距離莊園主體建筑一百米外的草地上降落。
  
      因為部署前,降落區域已經被先頭部隊清空,所以部署過程比菲里姆印象中平和的多,就感覺像是乘飛機去旅行,現在只是降落了而已。
  
      ……
  
      艙門打開,金原率先帶隊沖了出去。
  
      只是外邊并沒有敵人,這種緊張略顯好笑。
  
      菲里姆始終跟著張瑜,他們是最后離開部署艙的。
  
      在全部人員部署完畢后,部署艙就升空返回戰艦了。
  
      不過在離開前它還留下了一些a19型四人乘部署艙,想必是用來撤離行動目標的。
  
      “小胖,怎么樣了啊?找到那個k級異種了嗎?”金原問。
  
      菲里姆循聲望去,正看到一個重型步兵緩步走來。
  
      這種重型步兵一般很少出現在小范圍的特殊行動中,因為它太過笨重了,而且通常是用來對抗思維戰車等重型武器的。
  
      不過當菲里姆聽到“k”級這個詞的時候他就不覺得奇怪了,反而覺得應該再多一些重型步兵才好。
  
      被喚作小胖的重型士兵打開防護裝甲露出本尊后看著并不胖,只是臉圓圓的,有些嬰兒肥。
  
      菲里姆目測這個“小胖”頂多二十出頭的樣子。
  
      “找到了,不過有點棘手。”
  
      “哦?還有你‘小胖’處理不了的?”金原有些驚訝。
  
      “小胖”看了看金原身后的人,尤其是菲里姆,隨后冷聲道:“你小子沒大沒小的,再喊我‘小胖’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的頭給你擰下來!”
  
      金原聞言哈哈一笑,立馬正經道:“是!陳長官!”
  
      陳長官?菲里姆心底暗忖:‘這家伙難道比金原大?嘖……’
  
      “這位陳長官全名叫陳錚,原自由聯政體陸軍第六軍團‘甲’字連士官長,你聽說過‘甲’字連嗎?”張瑜問菲里姆。
  
      菲里姆一愣,他當然知道“甲”字連,這個聯隊雖然聽著有些好笑,卻是自由聯政體中為數不多的歷經金色鳥籠和中心之帷事件后依然存在的作戰聯隊,是名副其實的傳奇聯隊。
  
      而作為這個聯隊的指揮官的陳錚,那就更出名的。
  
      據傳聞,他曾經憑一己之力,用一臺先鋒級機甲擊敗了人形態的律天使,并成功掩護三百多名平民撤出危險區域。
  
      雖然菲里姆至今也不太相信這個故事,但人家名聲在外,不得不服。
  
      只是沒想到這個按理說應該已經快五十歲的陳錚現在會加入仲裁者,而且容貌看著如此年輕,看來應該是接受過全面的改造吧。
  
      陳錚冷冷的瞪了金原一眼后沖隊伍最后邊的張瑜道:“你說帶了幫手,就是你身邊這位嗎?”
  
      張瑜聞言立馬帶著菲里姆往前去,然后笑道:“對,陳大哥,就是這位,他可是‘自由民’里小有名氣的‘開拓者’,若論起找東西,沒有比他更在行的了。”
  
      陳錚沒說話,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的菲里姆。
  
      這個身高一米八的瘦高個有著一張慘白到令人不舒服的臉,眸子雖然精光閃亮,可整個人往那一站就給人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
  
      不過那些都不是陳錚在意的,他對菲里姆說道:“呆會我們要進入的區域是位于安全堡壘外圍的莊園下層結構,那里頭現在被三只k級異種占領了,非常危險,所以到時候你可要跟住了,別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聽到這話,菲里姆對陳錚的第一印象還算不錯,他點了點頭,然后說道:“好。”
  
      “那行吧,都別愣著了,準備一下,我們要下去了。”陳錚拍拍手,隨后金原帶來的都開始整備起來。
  
      金原也很自覺的把指揮權移交了出去,他也回到了隊伍中,儼然是普通一員的樣子。
  
      ……
  
      十分鐘后,在清理掉最后一只盤踞在地下莊園下層區域入口外的s級異種后,隊伍才算正式進入危險區域。
  
      而且為了確保撤退路線通暢,金原還在外圍留下了十五人。
  
      菲里姆數了一下,真正進入危險區域的加上他也只有二十七人。
  
      二十七名仲裁者要在地下結構里面對三只k級異種,這種近乎自殺的行為令菲里姆非常不安。
  
      好在這座私人莊園的地下結構非常寬敞,二十七人的隊伍分散展開也不會擁擠,這才讓菲里姆稍稍安心了一些。
  
      可是隊形剛展開不久,陳錚就抬手示意所有人停下。
  
      菲里姆位于隊伍偏靠前的位置,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陳錚面前的黑暗區域中躺著三具尸體。
  
      透過視野模組判斷,這三個人應該是莊園內部的護衛人員。
  
      此時這三人已經身首異處,尸體被破壞的很嚴重……
  
      對于這種場景,按理說菲里姆早就應該見怪不怪了,可是他內里的另一重身份是來自地球的李紹安。
  
      在李紹安生活的地球還是很少見到這么真實且恐怖的血腥場景的,所以菲里姆的身體本能的出現了反應,他下意識的捂住嘴,險些吐出來。
  
      菲里姆身旁的金原一皺眉:“怎么?這對你來說應該是小場面吧?”
  
      張瑜也好奇的看了菲里姆一眼,菲里姆有些尷尬,他捂著嘴干嘔了兩下后冷笑道:“我這人比較特別……就算見再多次……還是會覺得惡心……但也只是一開始而已,讓你見笑了。”
  
      金原呵呵一笑,上前問道:“怎么了?它們就在附近?”
  
      陳錚的注意力此時并不在身前十米遠的那三具尸體上,他鎖定的方位位于地下結構的更深處,透過脈沖反饋場可以洞察到極其細微的物體震動,而現在在左側距離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就有一片反饋劇烈的標記。
  
      “讓隊伍分散開來,你和張瑜各帶十個人從左右兩側的通道過去,中間區域我來負責。”陳錚部署道。
  
      金原聞言后問道:“那這個菲里姆呢?”
  
      陳錚回頭看了眼,然后說道:“讓他跟著你吧,中間區域的那一只我也沒有太大把握。”
  
      金原一怔,皺眉道:“那干嘛還分散力量呢?”
  
      陳錚:“因為這個異種有些特別……我一開始也判斷錯了……”
  
      “哦?”
  
      “這里應該只有一只異種,但我不確定它的本體究竟在哪個方位,所以……只能賭一把。”
  
      金原還是頭一次從陳錚口中聽到“賭”這個字眼,他原以為陳錚是最穩重的那個呢。
  
      “好,那你注意點。”
  
      陳錚冷笑一下:“放心,不過是只k級異種,再強能有人形律天使的強么?”
  
      金原嘿嘿一笑:“明白了。”說罷金原轉過頭一揮手:“你們幾個跟我來。”
  
      隊伍重新編隊完成,菲里姆也很自覺的跟到了金原這邊。
  
      張瑜也沒說什么,帶著十個人走了。
  
      ……
  
      隊伍分散開來后,推進速度明顯加快了許多。
  
      尤其是金原這邊,他本就是火急火燎的性格,所以帶起隊伍來也是埋頭往前沖,根本不在意會不會遭遇伏擊。
  
      不過這可把菲里姆擔心壞了,他原本以為自己會一直跟著張瑜,這樣就穩妥多了。
  
      可身上穿著的外骨骼內置“木偶師”系統,菲里姆就只能“乖乖”的服從安排。
  
      莊園的地下結構整體面積并不算很大,但是越往里結構就越復雜,而且出現了多個向下縱深的通道,還有不少用于抽取地下水的古老機井。
  
      穿行其間,菲里姆還以為進了某個歐式葡萄酒莊園的地下酒窖,只是這里完全看不到裝酒的木桶。
  
      “咦?”
  
      隊伍停下了。
  
      菲里姆嚇了一跳,還以為遭遇那個k級異種了。
  
      可是金原卻打開了面罩,然后笑著問道:“你們有沒有覺得這周圍很熟悉啊?”
  
      跟著金原過來的這十個人都是金原的心腹,他們迅速查看四周,然后其中一人回答道:“我們在兜圈子。”
  
      兜圈子?菲里姆一愣,他可是全程保持精神高度集中的,外骨骼提供的陸形記錄系統也完整的勾勒出了他經過區域的結構框架,可是從現有結構框架看,這并不是一個閉環啊。
  
      金原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他咂咂嘴,然后說道:“把陸形記錄儀都關了,這地方有問題,我們得自己找到出路。”
  
      眾人紛紛照做,但菲里姆沒有,他覺得人的知覺才是最容易被欺騙的,尤其是在這種陌生的環境里,選擇相信設備記錄應該是遠好過人的直覺的。
  
      金原并不關心菲里姆怎么做,他從背后抽出強互鈦鋼打造的戰斧,然后說道:“都機靈點,這小東西應該離我們不遠。”
  
      “是。”眾人說著都收起了槍械,轉而使用冷兵器,并切換到了近戰防衛姿態。
  
      菲里姆并不擅長使用近戰武器,他之前跟著奧克姆出去探索未知區域的時候也都是充當遠程火力壓制單位,很少參與正面對抗,所以他還是老老實實的握著手中的kam34[共核思維步槍的一種,屬于現役陸軍特種裝配]。
  
      金原看見菲里姆這幅樣子,不禁笑著提醒了一句道:“相信我,kam34在這種地方只會誤傷你的隊友,根本包不了你的命。”
  
      菲里姆默不作聲,他選擇拒絕接受建議。
  
      金原也不強求,見眾人都準備完畢,便帶隊繼續向前走,只是這一次隊伍前進的速度明顯放緩,而且沒經過一個轉角,隊伍里都會有人在附近留下標記。
  
      大約過了十分鐘的樣子,伴隨一聲劇烈的爆炸聲響,密如暴雨的交火聲從遠處傳來。
  
      金原看了一眼諧律通訊反饋,是陳錚那邊與異種發生了接觸,現在已經開始戰斗了。
  
      而這邊金原也注意到周圍的空氣溫度正在急劇下降。
  
      那些之前看著非常真實的木質結構卻如冰雪般開始融化……轉眼間,周圍環境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菲里姆看的真切,這些東西并不是融化了,而是化作了細小到肉眼難以察覺的顆粒,它們在擬態被解除后就迅速聚攏,看樣子,之前困住金原他們的壓根就不是某種幻覺或者特殊結構,而是這個異種自身塑造的擬態偽裝。
  
      金原抬起手試著抓住從身前飛過的“一縷塵埃”,結果卻抓了個空。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金原看著遠處正如沙雕重塑一樣的k級異種不禁感嘆。
  
      菲里姆也是頭一次見到這種類型的異種。
  
      在他的印象里,異種大都由蓋亞星原生的動植物通過基因異化重組而誕生,可是眼前的這個異種卻超出了他的認知范疇。
  
      生物識別顯示目標壓根就不是生物,但是它卻能散發超乎想象,甚至肉眼可見的宏波紋理。
  
      這是高等異種進化等級的標志,代表著極端危險。
  
      在這神秘異種重塑的過程中,氣溫已經從原先的攝氏十五度降低到了攝氏零下三度。
  
      而且這種冷似乎無孔不入……就算穿著擁有內置溫度調控系統的頂尖外骨骼,菲里姆還是感受到了一種刺骨的寒冷。
  
      金原把戰斧往地上一砸,隨后取下背上的“咆哮者”沖著還未成型的異種就來了一槍。
  
      擁有現役陸軍單兵武器中最強近距離破壞力的“咆哮者”發出一聲恐怖的怒吼,隨后一道波紋激蕩,遠處還未成型的異種就被打的粉粉碎。
  
      塵埃四散,菲里姆先是一愣,隨后就急忙撤退,并沖其他人喊道:“打開能量護壁!不要讓它接觸到你們的身體!”
  
      金原帶來的這些人戰斗素養都極高,可是這樣的距離還是過于的近了。
  
      尤其是金原,這個愣頭青開槍之前根本就沒有想過那么多。
  
      一發咆哮吼過之后,就被塵埃包裹進去。
  
      空氣的溫度再度降低,一些反應快的已經沖上前試圖將金原護在身后,可是也有反應慢的,自己身上的能量護盾都沒打開就被散發著極寒的塵埃奪走了生命。
  
      一切都是在瞬間發生的,快到不可思議,快到難以想象。
  
      好在菲里姆的提醒不算太晚,大部分隊員還是躲過了一劫。
  
      這種就包括穿戴著初代絕境武裝的金原。
  
      到底是裝備足夠好,金原雖然站的非常靠前,卻毫發無傷。
  
      可是掩護他撤退的其他人就沒那么幸運了……就算保住了性命,就剛才那塵埃輻射瞬間散發的極寒還是讓他們受到了極大的傷害。
  
      其中一人更是失去了整條手臂……
  
      意識到自己的冒失引發了多么大的災難后,金原立即帶著隊伍后撤,同時利用奇點手雷對輻射區域進行湮滅化處理。
  
      但是那些塵埃實在太多了……
  
      在金原撤退的路上,他們看到了越來越多的塵埃開始聚攏,這個詭異而危險的異種正在用它的方式吞噬一切。
  
      而此時此刻,張瑜那邊也遭遇了一個前所未見的異種。
  
      那是一團有著類人形態的霧狀能量體,它雖然散發的幽能波形顯示它是異種的一份子,可是從其他各種形態判斷,它又都不是異種,而是一種更神秘也更危險的東西。
  
      不過張瑜比金原穩重的多,在與敵人遭遇后,張瑜沒有急于嘗試攻擊,而是帶著隊伍迅速后撤到開闊區域,并嘗試與陳錚的隊伍會和。
  
      而在陳錚這邊,他們的接觸到的是一顆漂浮于半空中的血球。
  
      血球似乎擁有吸收一切的能力,而且越是對它開火它下方的黑暗地帶的范圍就會越大。
  
      當陳錚發現這一點的時候,他們作戰空間已經被壓縮到了最小。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