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布萊肯林場 > 外傳 大都市生活 1 出行

外傳 大都市生活 1 出行


  (這是最近的幾天和老爹老娘出游時的感受,艾米的回合)
  對于韓陽這座城市,林義龍說不出什么感覺,雖然往來過好幾次,但大多數都是轉機,僅僅是在機場坐KTX到漢陽站然后再轉去林母的公寓這段路程。之前的工作和假期的時間都很趕,最多在這座“世界著名大都市”只停留過24小時。這樣短的時間讓林義龍從來不去一些游人常去的區域,比方說明洞或者東大門,也沒怎么去過因為某首歌而被炒得火熱的JN區。
  過完圣誕節,林母因為在不列顛呆得實在無聊要來這里和她的“朋友們”年前短暫地聚一聚,林義龍也剛剛完成大項目的交割沒什么事兒,可以陪她還有“附加旅人”的林父到韓陽轉轉。
  林母大學時期的就讀的大學專業是東方語言系,在這里的同學有不少。
  “坐飛機旅行真愚蠢!”辦妥登機牌、行李寄存和航空安全檢查,林父在候機室嘆道。
  林父有些恐飛癥,在99年第一次坐飛機時正好被分到了機翼口靠窗戶的座位,起飛降落外加途中的幾次機翼的彈力變型讓林父十分緊張。如果這次不是沒有辦法在這么短的時間里買到西伯利亞大鐵路的火車票的話,他會花10天坐火車,然后再花10天坐火車返回來。
  “那樣的話,就沒法一起過春節了。”林義龍答道,“,但總得好好慶祝一番,預祝來年有一個年景不是?”
  “我們不能過完一個西方意義上的“圣誕節”后,再過一個東方意義上的“農歷新年”,要不然要公歷有什么用。”林父對林義龍“兩節都過”的想法有些不滿。
  “你跟孩子說這些干什么。”林母插了句嘴,“這又不是龍龍能決定的,綠教有開齋節需要照顧,公教和正教有圣誕節當然也要照顧,米國那邊過得更過分,竟然還有感恩節!你當初當老師的時候還天天嚷嚷要休息呢,怎么到孩子這里就不讓別人休息了?“
  林父汗顏,沒有反駁林母的話——林母是實質上的一家之主,于是他嘗試轉到別的話題上。
  “我們這次要去中東轉機?”林父問道,“多少錢?”
  “我們三個人加起來往返票是5000鎊!”林義龍答道,“而且是頭等艙!”
  “哈?這么便宜?”林父驚叫道,要知道,往返希斯羅和韓陽機場的商務艙單程都不止這個價格。
  “老爹難道不看新聞么?”林義龍解釋道,“因為“茉莉花”的原因,,大家現在都不敢往這邊來。”
  “你可真是大孝子!不怕被綠教狂熱分子來一個‘與汝俱亡’?”林父譏諷道。
  “當然怕。”林義龍提高了音量,掩蓋了,“那是一個非常不錯的軍事設施,安保還是十分嚴密的。”
  “......”林父無語地看了一眼林義龍,決定在這個問題上放過他。
  “盡量享受一下吧,我們要在迪拜呆三個小時,而且不出機場的那種。”林義龍不在意地說道,“而且,因為是沙里亞法國家,老爹你也喝不到酒啦!”
  最后那句話是鬧著玩的玩笑話,阿聯酋雖然在外面聽起來是一個實施綠教教法的國家,但對機場還是稍微寬容的;至少,至少比林義龍這個“絕對忌酒者”的容忍程度高多了。
  林義龍往來歐亞十分頻繁,已經是“一家寰宇”和“天空聯合”兩個聯盟的最高級的“翡翠級”以及“超級精英”的會員,可以享受幾乎所有機場頭等艙候機室的優惠;米德賽克斯信用卡附帶的PP卡可以讓他進入更多的候機室——此外,他們這次旅行的機票等級,也能讓他們進入相應的休息室。
  相對來說,航空公司自營的休息室比PP卡或者航空公司聯盟的休息室要高那么兩個層次,可受限于航空公司的服務條款,就算你是該航空公司所屬聯盟的最高級會員,也有可能使用不了。這個問題于是引申出了一個更加尷尬的的事實:三大信用卡公司發行的百夫長卡、黑卡以及無限卡所附帶的機場候機室福利是沒什么意義的,有這些卡片的人幾乎不會乘坐商務艙以下等級的航空客艙,或者是其他航空聯盟的高等級會員,這份候機室權益幾乎完全無用。
  對機場休息室的牢騷發完,三人進入專門為他們設置的有浴室的頭等艙飛了七個小時到迪拜,又在迪拜機場度過了有些難熬的中轉三個小時,再飛了8個小時,抵達韓陽。
  林母購置的公寓位于韓陽的JD區,距離中浪川河堤只有不到300米。林母的居住水平還算不錯,兩室一廳,其中還有為林義龍準備的單獨房間——或者說是一個長期被兼用的客房——此外,林母雖然不開車,還是在地下停車場購買了兩個車位,長期租給別人用。
  “話說,是不是假如我沒在倫敦混出頭來,老爹老娘的計劃就是在這里駐扎下來了?”進入公寓后,林義龍看著家里的陳設,這樣問道。
  林父林母在布萊肯林場的常用電器這里都有,林母大部分衣物依然留在這里,雖然從未來這里住過,林父也有他自己的衣柜。至于打算為林義龍準備的那個房間,依然是他少年時期一桌一床一衣柜和一個立式鋼琴的布置。
  “這里雖然是大都市的一個核心區,但空氣質量還算湊合。”林母回應道,“附近沒有主要的重工業,公共交通不錯,醫院也不錯,和倫敦對比之下也不算貴的離譜,為什么不在這兒呆著呢?”
  “但我老爹不是一直想在國內呆著嘛?”林義龍看著林父,沒頭腦。
  “你爸只是不太喜歡這邊的人罷了。”林母說道,“之前打交道的時候吃了點虧。”
  “現在也是沒啥好感。”林父很平靜地說出了這句話。
  “要不是那么忙,應該讓納迪亞和薇拉帶著我們兩個大孫女玩一圈。”林母不理丈夫的抱怨,對林義龍這樣說道,“讓我那些同學看看,我們家的孫女多漂亮!”
  “......”林義龍無語,對陷在幻想中的林母不置可否。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