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館 > 虛龍道尊 > 第兩百五十三章遁入凡塵

第兩百五十三章遁入凡塵


  
      蕭子天帶著兩位妻子離開了魔幻城以后,就來到了紫夢星東邊的一個國家,大華國!
  
      這是一個華人族的國度,在這里蕭子天用**封印了三人的一身修為,在大華國南方的一個邊遠小城隱居了起來。
  
      剛開始的第一年,蕭子天三人在小城鎮之中開起了一個小雜貨鋪,出售一些日常的生活用品來維持三人的生計,黃曉妍和柳月馨被封印功力之后,徹底掩去絕世容顏變成一個相貌平平的婦人,而蕭子天也變成一個相貌平平的青年,三人中蕭子天負責進貨,而黃曉妍和柳月馨則負責在店中售貨。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雖身穿的是粗布麻衣,吃的是粗茶淡飯,但是三人每天都過得很開心,而且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因為三人知道,凡人生活結束的那一天,那離三人離別之日已經不遠了。
  
      雜貨鋪的生意在蕭子天三人的努力經營下雖然做的很紅火,但是也時常有不順心的事發生,比如遇上地痞惡霸,不但雜貨鋪會有大損失,有的時候甚至蕭子天還會被惡打一頓,而黃曉妍和柳月馨兩人在雜貨鋪里賣東西則時常會遇到潑婦,為了幾個銅板或是沒事找事,鬧得不可開交,有的時候那些潑婦甚至會動手打人。
  
      如此過了三年,終于有一天三人平靜的生活被打破,離大華國南方千里外的天桑國對大華國發起了侵略戰爭,對于這些侵略者,大華人稱之為桑寇。
  
      因為蕭子天三人所在的城鎮離兩國交界之處不遠,征兵抵御桑寇的地點,自然就選在了離兩國交界不遠的這些城鎮上。
  
      天桑國位于紫夢星死海邊沿上,它的北面和大華國國土接壤,南面是死海,東西兩面則是幾十萬里的窮山惡水。
  
      天桑國為了擴大國土,每十年或是幾年就會對大華國用一次兵,想侵占大華土地,妄圖把大華納入自己的版圖之中。
  
      可惜大華國邊境有萬里長城駐守,讓萬年來天桑國所發動的侵略戰爭都無功而返。
  
      這一次天桑國入侵大華國離上一次已經過了二十年,因邊境幾大城池的城主和桑寇暗中勾結,導致大華國三月連失十二座城池,桑寇在不損一兵一卒的情況下,率五百萬大軍直逼長城。
  
      大華皇帝秦武王對幾大城主叛變震怒異常,連夜下詔讓邊境各大城鎮籌募民兵,先行堅守長城,等待后方大部隊的支援。
  
      而蕭子天作為一個正常的青年,被招募進軍隊也在情理之中,黃曉妍和柳月馨兩人雖然知道蕭子天不會有真正意義的死亡,但也含淚相送十里。
  
      既然選擇了以凡人的方式生活,蕭子天對任何一切都抱著順從的意思,雖然參軍了會和黃曉妍和柳月馨分離一段時間,但是為嘗盡世間各中滋味還是值得的,而且參軍上陣殺敵似乎也不錯。
  
      神力雖失但是蕭子天的武藝還在,雖不能和凡人一樣修煉武功,但是蕭子天不管怎么說肉身還是神體,就算全身功力被封印,但也不是凡人可以比擬的。
  
      凡人世界的戰爭,讓蕭子天了解到什么叫若弱強食,什么叫血腥,什么叫殘酷。
  
      看著無數幼小無知的生命在桑寇殘酷的屠刀下喪亡,看著無數平民流離失所,看著周圍一個個昨天還在和自己聊天,想著戰爭結束后如何如何的兄弟倒在自己面前,原本抱著看一看體會一下凡人戰爭的蕭子天也被激起了血性,徹底的融入到戰爭之中。
  
      沖在最前,退在最后,每一次從死人堆里爬出來,蕭子天都有一種不同的感悟,看著一個個為保家護國,不惜無悔的獻出自己生命的兄弟倒在血泊之中,蕭子天隱隱的感覺到自己存在的意義,修煉成神的意義。
  
      “如果要挽救一千萬人,要殺百萬人,我將毫不猶豫的殺!”這是蕭子天在軍隊中學到的。
  
      所以在和桑寇的戰斗中,蕭子天從來不會手下留情,能殺多一個人桑寇那就能挽救數條大華人的性命。
  
      因為蕭子天突出的表現,蕭子天從一個最小的兵卒升到都司只用了半年時間,緊接著是護軍統領、門吏、參將、九門提督、千總、總兵一直升到大將軍,蕭子天用了八年的時間,在這八年的時間中,蕭子天帶的軍隊殲敵三百萬,從未有過敗績,而他的名字也因此名震兩軍。
  
      這一場戰爭足足打了二十年,當戰爭結束大華國收回失地時,蕭子天已經是大華國的天下兵馬大元帥,兵之所致,戰無不勝,他在大華國人民心中就是不敗的存在,是大華國人民的守護神。
  
      從市井進入官場,讓蕭子天知道了官場之黑暗,經過二十年戰爭,蕭子天已經忘卻了自己是修煉者的身份,徹徹底底完完全全的融入凡人世界之中,把自己當成大華國中的一介凡人,而他的責任是守衛大華,保護大華國的百姓讓他們安居樂業。
  
      紫夢星魔幻城魔幻閣密室之中,身穿華美藍色仙甲,身高一丈的木元星面無表情,閉目盤坐在一塊團蒲之上,而在他三丈外,一位妖艷女子高坐在一張玉椅上,微笑的看著在她身下不遠處,三十四位滿頭大汗的散仙。
  
      “就這樣沒了?”女子在聽完木子華的迅速后,聲音充滿誘惑的問道。
  
      “阿彌陀佛!無量天尊!諸天神佛快來救救我們!怎么這位害死人不償命的老大也來了!”魔幻閣中三十四位散仙心中叫苦矢,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地上,不敢朝女子看上一眼,害怕看上一眼自己就得死于非命。
  
      女子的聲音充滿誘惑,讓三十四位散仙體溫血壓都迅速升高,下身幾乎都出現了不同成度的反應,木子華聞言心中默念著清心咒,一雙眼睛仍然死死的盯著地板恭敬的說道,“是的!元月師祖!我也只是和他接觸了幾次,自從八十年前年會結束后,他交給我一塊玉符和一顆接續紫金丹后!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還真是夠放心的!居然就這么把如此珍貴的接續紫金丹交給你!”木元月再次拿起放在左手邊,桌子上一個青色玉制精美盒子,打開看著里面的雞蛋大小的接續紫金丹說道。
  
      “或許!他根本不怕我們搶奪他的仙丹吧!”木子華依舊目光緊盯地板,心中默念清心咒道。
  
      “唉!這蕭子天要么就是修為高的出奇,要么就是已經離開紫夢星了!我用我的神識搜尋了幾遍紫夢星!都沒發現到他的存在!”木元星突然睜開眼睛說道。
  
      “哎!師兄!不會吧!我剛想把這接續紫金丹給吞了!你就告訴我這個消息!這不是叫我難辦嗎!”木元月微張著性感小嘴,一臉媚態的說道。
  
      “元月!收起你的媚態!你看你都把他們折騰成什么樣了!”木元星看了魔幻閣一干散仙,眼光一冷對木元月喝道。
  
      “收就收!兇什么兇!師兄你嚇壞我了!”木元月嘟著小嘴,再配上她那堪比魔鬼的身材媚態之媚,比先前還有過之。
  
      “砰!”站在前排,一個身穿墨藍色仙甲的散仙,抬起頭偷偷的看了一眼木元星,頓時覺得下身筆直的堅挺起來,全身血液都在沸騰,臉色剎那間變成紫醬色,砰的一聲,鼻血長流的倒在地上,全身抽搐一臉呆狀。
  
      “真可憐!無量天尊!”眾散仙眼角一瞥倒在地上的散仙,心中為他默哀一聲,繼續心中默念清心咒,雙眼死盯著地板。
  
      “這可不關我的事!是他忍不住看我的!”木元月見一個傻蛋偷看自己倒在地上抽搐,剛想笑出來,可一抬頭看見木元星眼中寒光閃閃,馬上神情一肅,先前那媚死人不償命的****莫樣頓時變得圣潔無比,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剛才是眼花呢!“哼!”木元星對這師妹也沒辦法冷哼一聲對眾散仙道,“子嘯、子華和子原留下!其他人都留下!”
  
      “是師祖!”眾人聞言如蒙大赦,差點感動的哭起來,幾個散仙抱起地上的散仙就朝門口沖去,生怕晚一點就落得和倒在地上的那位仁兄一樣下場,木元月是魔幻閣中出了名的魔女,又修煉了極端厲害的媚術,時常拿人做試驗,魔幻閣之中沒有人不怕她,能躲則躲,不能躲只能想剛才那樣目光直射地上,心中默念清心咒克制著抬頭看木元月的**。
  
      木元星看著一干散仙如蒙大赦的表情,沒有任何表情的臉上,突然嘴角抽搐起來,對這師妹木元星實在是頭疼的緊,自己對她也沒什么辦法!
  
      而木元月則看著一干離去的人寒俏著臉,心中暗道這群家伙實在是太不給面子了,有必要那么怕嗎!怎么說她都是一個嬌滴滴,擁有絕色之容的美女,這群家伙這樣的表現實在是傷她的心,木元月惱怒著尋思著什么時候再找這群家伙的麻煩。
  
      “你就別打歪心思了!他們怎么說都是我們的后背弟子!別玩的太過分了!”木元星聲音聽不出任何感情,淡淡的說道。
  
      “知道了!嘿嘿!這顆斷續紫金丹既然他那么客氣送給我!那我就收下了!”木元星聞言撇撇嘴,目光又落在斷續紫金丹上,笑了笑就想把斷續紫金丹收進自己的儲物法寶之中。
  
      “你休打這顆斷續紫金丹的主意!我都說了!你別給我惹事!修神者不同于仙人!他們的神通莫可名狀!強大的很!我可不想和他交惡!”木元星聲音透著一股火氣,右手一召,那個盛裝斷續紫金丹的玉盒子在離木元月手指還有三寸遠時,一閃就消失在臺面上,出現在木元星的手中。
  
      “哼!有什么好怕的!聽子華對他的形容,他連五彩仙石都沒有,需要落魄到用如此珍貴的仙丹來拍賣,我怎么看那個蕭子天都不是一個修煉有成的修神者,而且這一片星域我們都待了幾十萬年了,也從來沒發現過什么修神者!”木元月見斷續紫金丹被木元星收走氣鼓鼓道。
  
      “你說的我自然知道!但是不管怎么樣!在不了解對方實力之前!我們都不可交惡此人!還有元月!你給我老實點!你可記得下凡前,太師祖對我們說了什么嗎?在下界你必須聽我的話,不然我就強行送你會仙佛界去!”木元星道。
  
      “不鬧就不鬧唄!別老是拿這個嚇我!哼!好吧!你說說現在我們該干什么!”木元月聞言頓時如泄了氣的皮球整個人頓時焉了。別人她都不怕,她最怕就是這個不茍言笑的大師兄了,一旦惹毛了他,真把自己給送回那混亂的仙佛界那就糟糕了,她可不想被人奴役,死在連年不休的征戰上。
  
      “百年的時間對我們來說非常短!這次除了我們兩人能及時趕到外,我想也只有協會的那幾個人才能趕來還有徘徊在附近星域的仙人!對于這幾種仙丹不用我說你也知道珍貴之處!就算在仙佛界也僅幾個人才有!不管如何這幾種仙丹我們的要競購下來!現在我怕的就是別人在事后出黑手!”木元星道,其實在剛開始聽到這個消息之時,木元星也打算封鎖消息,自己在神不知規矩的情況下買來,但是木元星實在是吃不準蕭子天,而且蕭子天也說了,拍賣之時人少了不賣!所以他才不得不鋌而走險把消息傳播出去。
  
      “子華你們三人先出去!我一會再叫你們進來!”木元星說完看了一眼沉默在一邊的三人說道。
  
      “是!元星師祖!”三人道了一聲,然后神色恭敬的退了下去。
  
      “這點倒是有點麻煩,不過這次師兄你也說了,來這里參加拍賣的!最少也有三方勢力參加!想要下黑手豈有那么簡單?還有那個修神者能舍得拿出這么貴重,就算在仙佛界有錢都難賣到的仙丹來拍賣!我想他身上估計有不少仙丹!呵呵!師兄!既然我們兩個人吃不定那蕭子天的實力!那么我們聯手其他幾方勢力!搶了他如何?這樣既不用怕人下黑手也能獲得更多的仙丹!”木元月雙眼閃著小星星越說越興奮道。
  
      “哎!元月!你要記清楚我們是修真界飛升到仙佛界的仙人,我們和仙佛界那些本地流氓仙人不一樣!哎!你學壞了!學的和他們一樣的骯臟!這樣的你如何能修的大道?你難道忘記了當年修真的初衷?”木元星聞言一陣無語,那沒有任何表情的臉上,露出一個僵硬的表情,是無奈還是嘆息誰也看不出來,木元星深深的看了一眼元月嘆息道。
  
      “滿天仙人都是如此!何以獨清!”木元月聞言收起笑容,露出一個憂愁回憶的表情淡淡的說道。
  
      在剛開始修真時,看著師祖飛升傳說中無比美麗的仙佛界,木元月那個時候就對自己說過,一定努力修煉和師祖一樣得道飛升后來她做到了。
  
      可當她飛升道仙佛界之后,卻發現仙佛界其實并沒有想象中那般美好,除了那里的仙靈之氣充裕修真界數倍以外,仙佛界可以說連修真界都不如。
  
      和凡人中的國家一樣,各個仙帝之間為了爭奪修煉資源,連年不斷的對周邊勢力發動征戰,一些剛飛升到仙佛界的人。
  
      甚至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看著一個個苦修飛升的仙人死在征戰中,木元月感覺到無比心寒,也是從那一天開始木元月變了!
分分彩买大小单双的技巧